无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退婚后,千亿总裁拉着我领证在线阅读 - 第439章 新的希望,新的开始

第439章 新的希望,新的开始

    杨承的定时微博刚发出来没多久,夏蝶便看到了。

    也不仅是因为这个事件发酵得快,还因为这段时间她每天都在网上关注傅梵逍的事情。

    迟晏推门进屋的时候,她正靠在床头用微博小号编辑一条帮傅梵逍说话的评论。

    听到房门被推开的声音,她下意识熄掉屏幕将手机放到了旁边。

    迟晏应该是刚洗过澡,头发虽然已经用毛巾擦过,但看起来还有几分潮湿,顺毛地贴在头皮上,配上他年轻好看的五官,像个乖顺的邻家弟弟。

    或许是他太清瘦的缘故,即便是知道他还比她大一岁,夏蝶却总是莫名觉得他的年龄要比她小一些。

    “明天一早不是要去产检?准备好了吗?”他问。

    “没什么可准备的。”夏蝶笑了笑,因为他对产检所表现出来的重视而觉得他很可爱。

    她说完又想到什么,指了指对面的桌子,“你把抽屉里的产检报告拿出来放到门口吧,免得明天忘了。”

    迟晏应了一声,拉开抽屉拿出一摞报告走到床边挨着夏蝶坐下,将头凑近她,“这些都带吗?”

    夏蝶接过报告,转头看到他衣服的后领有些翘,伸手帮他捋平,“都带着吧,有备无患。”

    察觉到她刚才的小动作,迟晏的心里隐隐漾开一丝波动,可表面还是若无其事地翻看手里的单子,凝神一看才发现是一张b超影像。

    他是第一次看这种东西,不免有些好奇,“这就是胎儿在肚子里的样子?”

    夏蝶看他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便伸手给他指,“对啊,你看,这是小脑袋……这是胳膊……还有这儿,是小屁股……”

    迟晏很认真地听着,接着又垂眸看着报告单不说话,夏蝶看了一眼他的表情,察觉到他有些走神。

    “阿晏,你有心事。”

    迟晏回过神来,转眸看看她的肚子,答非所问:

    “我,可以摸摸它吗?”

    “可以。”

    此刻刚好有胎动,夏蝶拿起他冰凉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它在动呢,能感觉得到吗?”

    迟晏小心翼翼地将手掌隔着皮肤在她肚子上抚摸,肚子里的宝宝会出其不意地在某个地方隆起一块明显的高度,每到这时,他的脸上都会露出孩子般干净的笑。

    末了,他将手从她肚子上移开,淡声道:“新的生命,新的开始,真好。”

    夏蝶抬眸看他近在咫尺的侧颜,他细长的睫毛低垂,遮住了那双浅淡的眸子,“是的,新的开始就是新的希望。”

    他侧目看向她温和的眉眼,弯起唇角笑了笑,接着沉默着低下头去收拾手上的产检报告单,当在其中一张单上看到产检医生的名字时,他的目光停住,低声念了一下那个名字:“安雅……”

    听到安雅的名字,夏蝶便又不可避免地想到傅梵逍,稳了稳心绪,淡声道:

    “我怀孕初期都是安医生在帮我做检查,现在这个私立医院的陈医生是后来才换的。”

    迟晏“嗯”了一声,目光盯着那个名字,嘴唇微不可察地勾起一道冷弧。

    ……

    周成自从在傅氏周年庆的盛典上公开爆料新款手机是剽窃了他的设计方案之后就成了名人,家门口经常会有媒体堵着想采访他。

    这天他从外面回来,刚走到楼梯转角便看到门口站了几个男人,他习惯性地以为又是媒体,便径直上楼,结果与对方一打照面才大惊失色。

    “豹哥……您来了……”

    他战战兢兢打了声招呼,转身便朝着楼下跑,还没跑出几步,就被从楼下上来的两个男人拦住了去路……

    房门“砰”地一声被关上。

    周成被两个男人摁在地上,一把明晃晃的菜刀横在他那条被捋直的右胳膊上。

    “听说你前阵子发了笔小财,还了不少的债?”被称作“豹哥”的男人坐在椅子上,目光阴鸷地看着他。

    这场面周成见过。

    之前一个还不起赌债的男人就是以这样的姿势被生生给剁去了一条手臂。

    周成的脸都白了,他本来还想着告诉对方等拿到傅氏的剽窃赔偿款之后就还钱,但一见这架势当场就被吓晕了,说话都没了人声:

    “豹哥饶命!豹哥饶命!我不是故意不还您钱!主要是手头太紧实在拿不出来!”

    “实在拿不出来?”豹哥将目光落在他的右侧胳膊上。

    周成一个激灵,“拿得出来!拿得出来!明天!明天太阳落山之前我一定……”

    “嗯?”

    豹哥一拧眉,横在胳膊上的菜刀被举了起来,周成裤裆里“哗”地一下热了,本能地把眼睛一闭,扯着嗓子喊:

    “豹哥!豹哥!有人欠了我八十万!我现在马上去找他要!要来之后我一分不留!全都给您!你就在这里等着,天亮之前我要是拿不回钱来!您……您要了我的命!”

    他说完之后停了几秒钟才战战兢兢睁开眼睛。

    豹哥已经站到了他的面前,抬脚重重踩在他后背上,“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天亮之前拿不回钱来,我要了你的狗命!”

    看着周成跑得没了影儿,被称作豹哥的男人才掏出手机拨了通电话,“周成已经从我这里走了。”

    对方在那头回应:“钱一会儿打你账上。”

    ……

    周成一口气跑下楼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被吓得尿了裤子,走在夜幕下被风一吹,整个下半身都凉透了。

    可眼下他也顾不得这些。

    那个豹哥的狠辣他是知道的,如果这次再还不上钱,被抓到肯定会死的很惨。

    想到这里他把心一横,开着他的破二手车飞快地出了小区。

    因为太过慌乱,他丝毫没有注意到后面那辆一直不远不近跟着他的黑色越野车。

    一路疾驰,车子在桐州郊区一座废弃的厂房外停了下来。

    当初他和杨承就是在这个地方见到的那个幕后策划者,当时那人承诺事成之后会给他和杨承每人一百万。

    他公开爆料傅氏剽窃之后,对方给了他二十万,说是剩下的等剽窃的案子定了之后再付。

    他当时就看出来了,那帮人也不是善茬,如果不是急着用钱,他绝对不会跟他们合作去挑衅傅梵逍。

    两头他都得罪不起,因为一个不小心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推开生锈的大门,他捂着鼻子硬着头皮往里走。

    因为是晚上,里面漆黑一片,寂静的空间里只有他一个人的脚步声在回荡着,听得他愈加得心惊胆战。

    他也知道对方不会一直在这里,但眼下这处境,除了到这里守株待兔,他再想不到其他办法。

    虽说已经立了春,但是春寒料峭,等到了后半夜他几乎要被冻死,就在他心灰意冷之际,厂房的铁门被“吱呀”一声打开,一个黑影出现在门口。

    dengbidmxswqqxswyifan

    shuyueepzwqqwxwxsguan

    xs007zhuikereadw23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