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是你要分手,我平步青云你舔什么在线阅读 - 第508章 这是拿人命开玩笑

第508章 这是拿人命开玩笑

    朱志远也没瞒着余白杏,余白杏一听,可就疯了:“你们这是拿人命开玩笑。”

    “所有药都要做人体试验的啊。”朱志远不以为意:“中国的药品开发,为什么差劲,仅就这一点上,就远不如资本国家。”

    余白杏顿时就不吱声了。

    因为朱志远说的没错啊,任何一款新药,都是需要做大规模人体实验的,这是必须的,也是合法的,无可指责。

    再说了,这是在日本做实验,关他什么事了?

    他因此也就不管了,却也来了兴致,每一次试药,病况是什么样的,药方怎么配比,他都要朱志远详细的告诉他,到后来,干脆直接参予配药。

    他在药理医理,以及用药的经验方面,却又有独到之妙,他是有正宗传承的,而他师父传给他的东西,是中国医生百年千年经验的总结。

    其实这些经验,也是用人体试出来的,中医的每一个经方,都经过大规模的人体实验。

    就以最知名的六味地黄丸来说,千年下来,有多少人吃过,至少几千万吧,也许几亿。

    各种各样的病人,各种各样的反聩,历代医生把这些反聩总结下来,就是经验。

    他师承的这些东西,相比于大桥秋马所学的,又还要强得几分,有些,是大桥秋马根本学不到的。

    大桥家再有钱,请的老师再好,人家有些东西,也不肯教的,你只能自己去摸索,吃了亏,跌了跟斗,然后才能摸着痛处说:“哦,原来如此,我懂了。”

    但余白杏不需要,他是真传弟子,有现成的经验,就不必要摸索了。

    有他参与,大桥秋马更加起劲,他也算发现了,就医理药理方面来说,朱志远其实很差劲。

    但朱志远有他自己的长处啊,药下去,他的气可以直接感应到药的作用,经络的反应,这等于多了一个内窥镜,也就不必去摸去猜,马上就知道结果,再针对性的换药配药,总结经验。

    三人配合,天衣无缝。

    白天当医生,做实验,晚上喝酒,玩乐,半夜再摸到大桥信子房里去,摘花采蜜。

    朱志远是真的有点儿乐不思蜀了。

    但他不回去不行。

    有人催。

    一个是吴顺利,五星厂的挂架已经完全试验成功,只等着卖了。

    可朱志远却没了消息,吴顺利急啊。

    他还不好直接催,只能绕着弯子,时不时的就给朱志远打个电话,找各种借口提醒朱志远。

    朱志远给他搞得烦了,最后只好打包票:“你莫急罗,军火,不好卖的,我说了,一万架,包在我身上,好不好?”

    这样才算把吴顺利给安抚下去。

    另外一个,则是贺冰。

    一个多月,贺冰打了好几个电话,各种暗示。

    朱志远可就乐了:“这婆娘,看来是给哥哥我弄上瘾了,嘿嘿。”

    贺冰美艳成熟,有一种特有的贵气,最诱人的是,她还是贺义的姑姑,只要想到这一点,朱志远就有一种黑暗的快感。

    岛上七日,回去又还约过几次,每一次,他都可以说是兽性大发,贺冰给他蹂躏得,就一个字,惨。

    但女人有着一种神奇的能力,男人蹂躏得她们再狠,她们也能很快恢复过来,甚至上瘾,每次贺冰都嗔着他是个变态,可每一次又都自己送上门来。

    这会儿贺冰接连打电话,在朱志远看来,就是贺冰上瘾了,他当然开心。

    不过不着急,酒是陈的香,女人也一样。

    一直呆了一个多月,朱志远这才动身回去。

    回来,贺冰却因为生意的原因,去东南亚了。

    倒是另一个人找上门来,是宫武。

    接到宫武电话,朱志远有些意外:“宫参谋长。”

    “叫武哥吧。”

    宫武四十多岁,剃着个平头,精力饱满,爽朗热情,握着朱志远的手,很有劲。

    “空不,一起喝一杯。”

    “好。”朱志远也爽快的答应了。

    找了个会所,叫了酒菜,宫武举杯:“志远,你的名字,我从凤凰那里听过很多次了,真人倒是第一次见到,相逢即有缘,来,走一个。”

    他跟朱志远碰了一下,一口喝干。

    朱志远点的茅台,五十三度,他这一杯,大约能有一两,不过看他的感觉,就跟喝水差不多。

    宫凤凰曾跟朱志远说过宫武,说这人就是一土匪,如果是在梁山,一八零八条好汉里,肯定有他一号。

    这会儿看喝酒的风格,朱志远信了。

    朱志远同样一口喝干。

    看他喝得痛快,宫武大叫一声:“爽快。”

    再又倒酒。

    “志远,我这次来,是有个事要求你。”

    “武哥你别这么说。”朱志远道:“有事你招呼,只要我做得到的,没二话。”

    “痛快。”他的爽快让宫武非常高兴:“凤凰说过,你年纪虽小,但我们肯定能成好朋友,她的话没错,你这性格,有部队的味道,我喜欢。”

    朱志远笑了笑,没说话。

    宫凤凰跟他说过,宫武是那种梁山好汉的性子,和得来,命也掏给你,但是呢,他也会用梁山好汉的眼光要求你。

    就是说,他可以为你两肋插刀,但你也必须这么做。

    这种性格,可能有人喜欢,但大部份人,其实是不喜欢的。

    看水浒的多,真正上梁山的,有几个?

    宫武外表粗豪甚至有些鲁莽,但内里其实极为精明,他要真是李魁那性子,就当不了参谋长了,撑死能当个连长。

    见朱志远不接腔,他就知道,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并不好忽悠,不是军队里那种没多少脑子的热血汉子。

    “志远,是这样。”宫武道:“我那里,有一批兵要退役,他们都是好兵,就把他们这样扔到社会上,我有点舍不得,想给他们找个好点的工作,地方上又比较为难,凤凰说你特别厉害,无论什么事,到你手上,总能想到办法,所以我来找你,看你能不能帮上我这个忙。”

    其实他找上门来,朱志远就大致有个猜测。

    宫武找他,能有什么事,无非是手下士兵退役安置呗。

    退伍老兵的安置,一直是个大问题,一度闹得很大,后来中央出了一堆的政策,才慢慢有所缓和。

    现在正是最头痛的那个点儿,宫武说是什么舍不得,其实吧,每年他都头痛得要死,他是参谋长啊,大管家,管的还就是这些杂务。

    “宫姐在给我吹牛皮呢。”朱志远笑了一下,道:“武哥,我这边呢,搞了个青创园,现在有两三家厂子了,安排人是没问题,但我这边都是私企,没有编制的。”

    “厂子效益怎么样?”宫武问。

    “放心。”朱志远笑起来,他知道宫武心里想问的是什么,怕厂子不行,发不出工资,甚至过年把半年的,又倒闭了,他的兵回头又找他。

    这种事还真的很多,改开,倒闭的国企私企,那真是多如牛毛,相应的,也就让无数退伍回去的军人成了社会的弃儿。

    如果只是普通下岗工人也还好,问题是,这些退伍军人受过训练,而且战友间往往联系紧密,一旦有点儿火星,就会爆炸。

    “都是些新厂子,效益嘛,都还好。”朱志远这方面还是可以给出保证的:“收入不说比别的单位强吧,但至少发工资是不成问题的。”

    宫武锁着眉头,道:“志远,我跟你说句实话,我手里这批兵,都是侦查大队下来的,不是一般的兵,他们如果不安置好,到社会上,说不定就会出大问题,所以我想给他们找一个稳妥点的单位。”

    “我能理解。”朱志远道:“武哥,我还是那句话,编制没有,但工作没问题,至少十年之内,不会倒闭。”

    旋翼机有着极为广阔的前景,这一点上,朱志远是绝对可以肯定的。

    乔周他们的河豚进出口,同样可以长期做下去,只要仙鱼湖的鱼不出问题,只要日本人不改他们爱吃河豚的癖好,这条路就不会断。

    而到朱志远重生前,日本虽然进入失落的四十年,但没听说他们不吃河豚了。

    至于仙鱼湖这边,也不可能有问题,即便林冲走了,当地政府也一定会高度重视,苍山那样的穷县,有这样一条财路,那还不得死命盯着啊?

    眼红的,抢位置的,肯定有,但根子不会动,仙鱼湖一定是县里的重中之重。

    反倒是苗丽他们的玩具厂,朱志远不敢打包票,不过玩具厂主招女工,也不在朱志远的考虑之内。

    当然,乔周他们那里,也要不了多少人,但东风飞天要人啊。

    民用的不说了,还有个军用的呢。

    而且明年利比亚还有一场好戏,朱志远一直想插一脚,只是暂时想不到妥善的办法。

    宫武说他的兵都是侦查大队下来的,或许刚好就适合利比亚那边,但具体要怎么搞,朱志远也暂时没想好。

    他的情商确实是高,但他的智商,实话说,也就那样,真不是那种一步三计的智慧型人物。

    他也就重点给宫武介绍了东风飞天,当他说到飞天厂正工资三千,但有加班费和各种奖金,现在哪怕是普工,只要出满勤再加点班,也可以拿到五六千块,且旋翼机前景广阔,不会三年两年的就倒闭,宫武便放下心来。

    “那就这样。”宫武拿定主意:“我随后让他们来向你报到,志远你放心,是我的兵,我负责到底,他们有任何乱七八糟的毛病,你找我。”

    他拍着胸膛,豪气四溢,朱志远不跟他玩这一套,呵呵一笑:“我在团委呢武哥,我只是帮着推荐一下,他们进了厂,自然就有工厂去管,到不了我这里的。”

    “也是。”宫武哈哈笑着点头。

    朱志远笑道:“就是武哥你,也不可能管他们一世吧。”

    “唉,话是这么说。”宫武叹气:“但有些兵,安置不好,闹出事来,地方上还得找到部队上来,即便不说让部队负责吧,也会影响后续的安置工作。”

    朱志远这下明白了,想想也是,你们部队退回去的,却净是些剌头,地方上都怕了你了,后面的人,肯定也就不好安置了。

    “有工作,有稳定的收入,应该不会有太多问题的。”朱志远也没太多的办法,只能随口安抚一句。

    “对了,东风厂那边,能接收多少人?”宫武问。

    “武哥,是这样。”朱志远道:“看在宫姐的面子上,你这边呢,我可以跟东风厂打声招呼,每年安置一部份,但最好不要一次太多,要是太多,实在招不进了,你后面的人,就没办法了。”

    “对对对。”宫武连连点头,他一脸热切的看着朱志远:“今年第一批,我把最好的那些兵给你送过来,两百个人,以后平均每年,你给我五十个左右的指标就好,你看行不行?”

    “你那里一年就有两百退伍,都是侦查大队的?”

    朱志远虽然没当过兵,但认为不可能。

    宫武叹了口气:“不完全是今年的,有一些,还是去年甚至前年的,安置不下去,在社会上打混呢。”

    他一脸恳切的看着朱志远:“都是些好兵,我一手训练出来的,我知道他们,一身的本事,却连个饭碗都端不稳,我心痛啊。”

    他说得动情,朱志远也点着头,但实际上只听了一半,你一参谋长,还一手训练,训练个屁。

    不过他肯为手下的兵想办法,也是一番好心,即便又是义气又是悲情,一身的戏,朱志远倒也不笑话他。

    “行,那今年就两百。”朱志远慨然答应下来:“明年起,一年二十个指标,武哥你自己去落实。”

    “二十个太少了点,四十好不好?”宫武伸出四根指头。

    朱志远哈哈一笑:“武哥啊,这不是菜市场呢,而且我是团委的,我只能负责推荐,他们要不了那么多人,我也没办法的啊。”

    “至少三十个?”宫武不死心。

    这下朱志远知道了,成光辉还有吴顺利那些人,为什么都有点儿赖皮,合着他们的参谋长就是块牛皮糖啊。

    “我算是知道成厂长为什么那么难缠了。”朱志远苦笑。

    宫武一听,哈哈大笑,道:“志远,真的感谢你帮了大忙,老成每次给我打电话,十句有九句离不开你。”

    “成厂长是个好人。”

    “老成确实是个好人,但好人,哎。”宫武叹了口气。

    这世界上,好人往往没有好报,就如战场上,先死的,往往是英雄。

    “来,我替老成,还有老吴,敬你一杯。”宫武举杯:“老吴也经常夸你呢。”

    他提到了吴顺利,却没提旋翼机的事情,看来吴顺利保密还是成功的。

    喝了一顿酒,宫武就回去了,至于送人过来,还要一段时间,这一季的退伍还没开始,他做为负责这一块的领导,先把安置点给确认下来。

    dengbidmxswqqxswyifan

    shuyueepzwqqwxwxsguan

    xs007zhuikereadw23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