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荡剑诛魔传在线阅读 - 第七一四章 哑巴不哑

第七一四章 哑巴不哑

    北地中南部。

    风吹草低马群现。

    马群是乌泱泱两百骑瓦剌骑兵连的马。

    攻下乌兰巴特城后,瓦剌军得以进一步深入中州中北部腹地,却暂缓南侵步调,没有盲目冒进。

    而是效仿中州兵制,以两百骑为一连的瓦剌骑兵定时不定时地游曳于北地中南部大片草原上。

    进能观察南部“友邻”的新近动向、发掘新的入侵空档。

    退可痛击中州巡哨骑兵、探况斥候,防范中州暗中酝酿的反扑。

    这支骑兵队即是近日活跃在广阔草原上的二十连之一。

    时逾午后,在溪流边就着马奶酒吃完随身携带的风干牛肉、碎青稞饼等干粮,拿冰凉的清水洗了把脸,等马群也吃饱喝足,便清清爽爽地上马返回乌兰巴特城完成交班。

    约是过了有五十息功夫,骑兵连马匹踏起的烟尘草碎都已难看见。

    一头出门猎食久矣却一无所获的成年鹞鹰落身于溪流近处,一跳一跳地站到溪岸边补充水分。

    也便是近日来草原上人来人去、兵戈难休,致使其寻找食物的时间大大增加。

    鹞鹰一啄一饮,喝两口水便甩甩脑袋与身上羽毛,似是想甩脱一天的疲乏与烦恼。

    值其啄饮第四次之际,双眼一眨,定睛一看,溪流中竟有游物靠近。

    大抵是觉着老天眷顾,鹞鹰哪舍得白白错过这等送上来的猎物,当即已附身探脑下喙。

    尽管在这莽莽北地之上,除了人类外鹞鹰已再无天敌,可身为猎食者的机敏还是让其在喙部触及水面时洞察到了生死危机。

    鹞鹰没有分毫耽搁,头还朝下将抬未抬时,双翅已猛地展开,行将脱离地面,远离溪流。

    唰啦啦!

    一只手与鹞鹰鹰喙离开水面同步穿水而出!

    指尖几乎贴着喙尖!

    可眨眼间那只手便赶超过鹞鹰抬起脖颈与起飞的速度,一把向其脖颈处抓去!

    惊慌失措的鹞鹰张嘴欲啸,本能地向后缩起脑袋,躲过了猎人的擒拿手。

    然而,这已是它能做出的最后一次求生挣扎。

    下一瞬那只手像是长长了一截,一把回勾轻松拿捏住鹞鹰脖颈处要害!

    没有任何迟滞,便听得咔哒一声,径直被断去生机!

    鹞鹰脖子歪斜、脑袋低垂,至死再也没能发出半丝声响来!

    它们在草原上到底还是有天敌的。

    那便是人类!

    自从人类出现在这片草原上,鹞鹰们便当很清楚,与人类近距离接触的一天,不是成为他们的猎物,便是成为他们的宠物。

    而这头鹞鹰恐怕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得到往常得靠弓箭惩威的人类,何时竟能凭一只手轻易拿捏了它的性命。

    “抱……歉,这,不好找,吃食,我们也饿了,快一天,了……”

    那只手的主人在擒拿住鹞鹰之时跃出了水面,声音沙哑地向手中死物告欠念叨着。

    其嗓音听来沙哑且生涩,仿佛已有许久未曾说过话,正在重新适应开口的感觉。

    而藏匿在溪水中的居然不止其一人。

    另一人紧随其后飞身上岸。

    两人全都湿漉漉的,在溪水中待的时间决然不短。

    均是一身兽皮麻衣混搭拖拉在地,未过肩的头发扎绑成一道道小辫子沉沉垂落,两张被遮盖去大半后仍不难看出满是褶皱的脸已然被浸泡得瞧不出黑来,反而浮肿透白。

    前一脚刚离开的骑兵连骑兵基本便是如此装束。

    只是相比而言,这两人的面色看起来尤为缺乏生气,要是躺着不动,定要被当作溺死的人看待。

    这两个看来像溺死之人也是瓦剌人?

    只是他们若也为瓦剌人的话,为何要避着瓦剌骑兵连?

    他们难道是要叛出瓦剌?

    又或者,他们是打入过瓦剌军营的中州奸细?

    ……

    ……

    噼啪噼啪!

    漫天星野静悄悄地眨眼,一簇篝火偷摸摸地舞动。

    星野之下,篝火之前,人立高的巨石边上,正有两人一面取暖一面架烤着食物。

    两人均是一头辫发疏松散开,只穿着单薄的内衬,余下衣物则巨石面上平铺开来。

    篝火上架烤的食物无头对翅,是头体量不小的猛禽。

    此二人赫然便是午后时分从溪流中窜出袭杀了一头鹞鹰的那两疑似瓦剌人。

    只是相较数个时辰前,二人已又往南边靠近了近百余里地。

    这般行径速度委实算不得快,可若要在一路上提防着被瓦剌骑兵连发现而走走停停、躲躲藏藏,且完全是徒步行进的话,如此脚程已颇为可观。

    九月廿五,夜,北地的风很配合地从北往南吹。

    这才让二人得以在这下风口,找到这块能遮身、视线又不错的巨石下生起火来,度过个有温度又有安全感的夜。

    毫无疑问,这两人的心绝不属于瓦剌。

    如果可以插上翅膀,两人恨不得现在就飞回中州营寨里,再和众同胞一道杀回来驱除外虏!

    可惜没有翅膀,那二人便只能暂时蛰伏,在这烤着翅膀。

    秋风带来一阵寒意。

    幸而晃动的火簇拱来了几分热气。

    两个人的身子似也受寒意所迫贴靠得更近了些。

    火光前,两头乱发之下的脸看来却与午后时分溪岸边那两张脸区别明显。

    不仅没有分毫皱巴,而且更显年轻。

    一人看来瘦削冷峻,另一人看来清减俏丽。

    这二人竟是一男一女。

    也是同样都精于易容之术的姜逸尘与冷魅。

    十余天前,姜逸尘与冷魅、肆儿、飘影同擎天众、幻月宫众人分别后,即在北上途中撞见南下的中州斥候队伍,便与肆儿与飘影做了个分工。

    由肆儿与飘影护送斥候小队与擎天众、幻月宫汇合。

    脚程更快姜逸尘与冷魅则继续往北而行,一是看看能否援手被迫四散而逃孤立无援的友方,二是探明敌情。

    去路中他们通过所遇见的暗部将情况反馈给洛飘零,也得到了对方潜入敌群、探查情报的手信。

    于是乎,他们用了两天时间完成伪装并成功替代了瓦剌军中的两名新兵蛋子。

    又花了七天功夫完成情报收集,借着与中州军的小规模遭遇战假死脱身。

    为了躲避开两支恰巧错身而过的瓦剌骑兵连巡查,两人不得不就近潜入东南流向的溪流顺流水遁。

    在水中藏躲了大半天后本已饿得慌的两人万幸撞上了把自己投喂过来的鹞鹰,否则茫茫北地上一时真还不好找果腹之物。

    深怕暴露行迹的二人在上岸后也不敢在原地停留,一边运功蒸干衣物,一边赶了近百里地,终才找着这安定之地。

    “诶诶,差不多熟了吧。”

    倚靠在姜逸尘臂膀上的冷魅半眯着眼慵懒地推搡着对方,好似怕其烤着烤着睡了过去。

    姜逸尘好似也正从睡梦中醒来,依言认真地拿起根木棍在火架上的鹞鹰肉体上左戳戳右戳戳,末了开口道:“还,差……”

    只说了两字,姜逸尘喉间便像是卡痰了般,轻咳出声,努力清了清喉咙,说道:“还差,点,火候,外酥,里未嫩。”

    尽管已渐趋流畅,可磕磕绊绊的谈吐,还是让冷魅一下子打起了精神来,侧目关心道:“糟糕,不会落下病根了吧?”

    姜逸尘偏过头去又轻咳了两下,回看向冷魅说道:“不至于,不,至于,这不是装了,七天哑巴,这还,还没适应过来呢,多说说就好了,你瞧。”

    二人隔着一拳头的距离相互对视,冷魅听姜逸尘后半句话说起来果然流利了些许,这才安心地点了点头,鼻端随之与对方鼻端一触一分,又假意嘲笑道:“谁叫你不会说瓦剌语。”

    “我也,想不到,你,你连瓦剌语都会。”感受着眼前女子口是心非的满心在意与鼻端温热,姜逸尘突有触动地说道,“要是,要是,我真不能说话了咋办?或者结巴了。”

    冷魅眨巴着眼问道:“那不能说话或者结巴了的话,还能不能吃东西呀?”

    得到的回答完全与心中设想毫无关联,姜逸尘有些傻了眼,愣愣地说道:“吃东西没问题吧。”

    冷魅得逞小计地狡黠一笑,道:“那不就得了,说话不说话不重要,反正你这张嘴也笨笨地,讲不出啥好话来,只要还能吃东西,我就不会让你饿着。”

    尽管是出乎意料的答案,可姜逸尘却极为享受这种感觉,笑得有些痴傻。

    尤其是看到那张几乎贴在自己面前的那张脸。

    那张脸笑起来时有种春风拂面的少女感,不笑时森冷地盯着人看时却也让人觉着知性温婉。

    正因此,彼时还在魔宫当第一女杀手时,冷魅一直都蒙着脸,只露出对眼睛。

    所幸那对冷眸直盯着别人时,还是有一定威慑力的,至少能将人瞧得心下发虚、毛骨悚然,否则冷魅便不得不接受龙多多的提议打造门煞鬼面具戴着扮凶了。

    冷魅见某人这副傻态,只得低呼声“呆瓜”,拿头顶了顶姜逸尘的额头,把对方从痴傻状态中撞醒。

    扭头指向烤架,说道:“要烤糊了吧?”

    姜逸尘这才依依不舍地把自己的元神揪回原位,确认道:“是差不多了。”

    说罢便要动手把串起的鹰肉从火架上取下,目光挪动间却瞥见一抹意外露馅的风情,再感受了下适才一直被冷魅抓在怀里的左手肘处还有些微湿意,姜逸尘心下微动,动作停缓下来。

    顶着冷魅询问的目光,硬提起口气说道:“这鹰肉烤好了,咱们在水里泡了大半天,两张脸都泡废不能用了,贴身衣物,要不也都,脱下来烘烤烘烤,免得感了风寒?而且,你这些天为了假扮男子,裹束得那么紧,会不会闷得难受?”

    冷魅听言耳尖翘了翘,转头紧盯着姜逸尘,说道:“你小子,这会儿说话倒是不怎么结巴啦。”

    话虽这么说,可话里话外,冷魅完全没有拒绝的意思。

    固然自闽地重逢相认后,二人没少同床而睡、共振而眠,姜逸尘更没少近芳泽,可确实没有什么时间与机会能够这么亮堂堂明晃晃地一睹佳人绝妙风采。

    月光映照下,可见冷魅脖颈修长、锁骨精致、肌肤如雪、光滑白腻。

    眸若秋水,眉如细柳,鼻似浑然天成的美玉,对唇好比江宁桃仙树仙果初结般珠圆玉润。

    摇曳的火光为其脸上添上了两道红霞,欲迎还羞反衬娇媚。

    想是得到了佳人默许,姜逸尘不自觉咽了口唾沫,喉结随之上下滚动,亲自上手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