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荡剑诛魔传在线阅读 - 第六三六章 佛前老僧

第六三六章 佛前老僧

    午时将尽。

    骄阳仍没能突破层层云彩的封锁给下方莆田郡带去一丝暖意。

    抬头仰望,像是有无数块大小不一的灰蓝色碎布被随意丢弃在穹顶之上。

    有风拂过即是寒风,微凉,彻骨。

    放眼看去只觉渺小,沉重,压抑。

    尤其是正巧立身于山脚或山顶,无草木房屋遮挡之时。

    此时的九莲山,山脚下是一片焦土,山顶上亦有焦土一片。

    九莲山山顶位于南少林养心院与后山禅院之间。

    约莫五十丈方圆的开阔地带,西面突兀隆起座高逾十丈的山丘,也便是九莲山最高峰。

    九莲山的最高峰不仅是座山峰,还是座如来佛坐像石刻。

    佛像右手上举至胸前,掌心向外,五指向上伸展,施无畏印。

    左手自然下伸,指端下垂,手掌向外,施与愿印。

    佛像慈悲庄严,佛愿美好。

    只可惜当下佛像前方这片本该静谧祥和的空地表面,比起被烤焦的红薯表皮都来得乌漆嘛黑,且更为坑洼不平,随处可见大小不一的凸起疙瘩,或是极其深邃狭长的地表裂痕。

    在这块被糟蹋得难以正常行走的地面上,不是一道道、一滩滩被污了本色的凝固血渍,便是一根根、一具具或完整或破损不全、冰冷僵硬的兵办和尸身。

    不论哪一样都无法与美好相联系起来。

    石佛亦像是被披挂上了层墨纱,站远了甚至难以看出石刻痕迹,更谈不上有何慈悲庄严之相。

    有两个完全被黑袍遮掩去身形体态之人如幽灵鬼魅般现身于此。

    上九莲山的路有千万条,偏偏没人知道这两袭黑袍是怎么来的。

    或者说,知道此二者行踪之人无一存活。

    两道透出黑袍的目光随前行步伐四下细细打量,试图通过辨析此间各种痕迹,回溯所发生的一切。

    山下登山石阶处窜冒出的冲天炎火,在此方天地间好比黑夜中唯一的火把耀眼夺目,只是裹在黑袍中的二人对此无动于衷。

    过不多时,两袭黑袍停步在坐佛石刻前十丈处。

    没有向那座像是被罩上了黑袍的伟岸佛像施礼。

    却是向佛像前一位闭目盘膝而坐、结禅定印的老僧行了个合十礼。

    老僧本生得慈眉善目,宽耳白须,任谁见了都会将之当作慈悲为怀的得道高僧。

    眼下却仅有那对宽耳尚留原貌。

    左面慈眉被连根带肉削去,好似被支蘸墨过多的粗毫重画上一道水帘粗眉。

    对目之下厚重的黑眼袋足可各兜住一颗鸡蛋。

    而那白须则被染上了各类杂色,或乱绞成团,或成片断根,在其脸上留下细密血点。

    此外,老僧右脸肿胀凸起,右鼻翼撕裂,双唇发黑,身上僧袍袈裟更是沾满污浊、破烂不堪。

    毫无疑问,老僧早已圆寂,且死相凄惨。

    老僧也不是别人,正是清明大师。

    中州南北少林主话事人,清明方丈。

    “老和尚死的不值当。”

    十数息的沉默后,一袭黑袍中传出了声叹惋。

    “红衣教动作太快,这是最坏可能中他能拼取的最好结果了。”

    另一黑袍人缓缓摇头给出个更为恰当的说法,说话间似有所觉,微微侧了侧头,发现了清明方丈左颈上还有道拇指宽的长豁口,也显露出了黑袍下那张与当下情景格格不入的笑脸面具。

    两个在红衣教严加看防之地来去自如的黑袍人,便是兜率帮帮主笑面弥勒与那来历神秘的影佛。

    影佛再次扫看全场后,说道:“南少林的清远方丈不在此处。”

    这片坑洼土地上有不下五十具尸身,当中二十来具属少林僧人的尸体。

    毕竟不论少林僧人的尸身再如何残破,都能通过衣着扮相上的显著特征来辨认。

    除了清明方丈外,其余两个盘膝而坐的僧人在圆寂之后,头颅低垂,身躯前倾,摇摇欲坠。

    笑面弥勒道:“十八铜人也不在。”

    影佛道:“要是南北少林两方丈同行,清苦大师也跟着,再有十八铜人相随,活命机会会否大些?或是说,能拼掉更多人?”

    笑面弥勒道:“也许红衣教早有防范,亦或是分兵三路才能最大程度延后金印被抢走的时间。”

    影佛恍然道:“三枚金印越早被拿下,莆田郡这乱局也就结束得越快,只要还有一枚金印未稳落某一势力囊中,我们便还有重新掌控局面的机会。不过,如此一来倒也称了红衣教的意。”

    笑面弥勒道:“红裳已经疯了,拉着整个红衣教及东瀛经年累月积攒下来的四五成家当,陪着他一起疯。只要能把中州江湖的势力再削弱个两三成,东瀛就有底气去挑动其他各邦一齐向中州发难。红裳此举,于东瀛方面而言,即所谓不成功便成仁。”

    “确实是个疯子,一路把那怪物引到这来,不知还要杀多少人才是尽头。”

    “就怕没有尽头。若说在平海郡三大秘洞陷落后,红衣教尚有七成实力在,可单是这些时日的折腾,与这两日间的人手折损,目前实力已不足四成,余者就算悉数搭进去,都难保提前谈拢的两方朝廷势力不会见其式微翻脸不认人。可红裳带来个谁也挡不住的屠万方,一下子成了最大的麻烦,屠万方不死,或是没法被控制住,那红衣教就还能围绕其做布置,继续跟整个中州武林耗下去。”

    “东瀛这手活死人的秘术委实诡异,可所谓獾子怕山猫,一物降一物,总该有办法对付的。”

    “嗯,多费心琢磨琢磨,想想有否在何古籍禁典上看到对付这诡物的方法,尽早除去这魔头,否则遗患无穷。”

    “好。”影佛应下笑面弥勒的交代,笑面弥勒所学驳杂繁多,在佛宗一道上影佛却是其授业恩师,学问研究更深。

    “对了,清明方丈既是圆寂于此,那他身上的金印会是被谁取走的?”

    清明方丈那身破烂僧袍和袈裟有明显被拉扯开的痕迹,只是随意耷挂在身,影佛遂有此问。

    笑面弥勒道:“我想清明方丈这一行人中,并未携带一枚金印。”

    “呃,这些和尚确实都衣衫不整,这一战下来还活命的,想必一个个都翻找了过去,一无所获。”

    “所以才会在离去之前,恼羞成怒地给清明方丈脖颈上来上一刀。”

    影佛闻言不语,他能想象到对方这一刀是怎么劈下去的,可即便面对的是一个死人,对方都没法砍下清明方丈的脑袋,甚至没法砍歪其盘坐身形。

    笑面弥勒继续道:“清明方丈该是很清楚自己很难有机会活着走下九莲山,在寺中走水之时,应已安排好三个不起眼、手脚灵快且值得信赖的子弟分别带走金印,他则和清远方丈、十八铜人带着这些甘为少林一死的僧人伪装携有金印来吸引开火力。”

    影佛道:“红衣教来了四名正副堂主,十名护法,三名西厂锦衣卫的人,还有五个来自东厂,其他那些人的身份就不好辨认了。”

    “此番死在这的不会有浑水摸鱼的,余下的不是东瀛人,便是第五侯或于添的人。说来于添挺能给人带来惊喜的,怂恿了半个天煞十二门为他忙前忙后,竟还能培养出这么能打的阉人。”

    “可惜这老家伙怕死,不会屈尊来这跟着闹腾,否则就找机会一起收拾了。”

    “老家伙虽怕死,可与虎谋皮、刀尖舔血的事绝没少干,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在咱们跟前现身了。”

    “那卖国贼如果敢来,就让他给清明方丈和这些少林子弟们陪葬!”

    随着年纪渐大且常躲藏在黑袍中、阴影里,影佛已很少如此大动肝火。

    笑面弥勒似乎没有被影佛的情绪所感染,只是站在午时末梢的萧瑟风中,沉默了下来。

    他在沉默地思考,不是思考接下来如何同红衣教,同东瀛人,同东厂西厂各方角力。

    而是在回溯清明方丈圆寂之前最后一战的经过。

    ------题外话------

    五十丈方圆大概有五个400米跑道的操场辣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