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荡剑诛魔传在线阅读 - 第四零五章 刀斩日月(祝大家元宵快乐!本章结尾有彩蛋哟!)

第四零五章 刀斩日月(祝大家元宵快乐!本章结尾有彩蛋哟!)

    欣喜之情并未驻留多久,本能反应已驱使封辰提刀跃身而起。

    封辰回眸瞧去,上一瞬所立之处一双短小肥胖的手破土而出,地面上旋即又露出一张怒气横生的面庞!

    那颗肉瘤般的脑袋方一蹿出,封辰一记回头望月已挥砍而下。

    尚未从地底完全脱出的宁逍遥上半身再次被劈成两半,再次血洒八方,只是这次那尸体还藕断丝连,没各奔东西。

    地上的惨状尤为瘆人,封辰的心思却不在其上,他的背脊已是冷汗涔涔。

    他视野中有天、有地、有惨死的宁逍遥,可是舞剑坪周围却空无一人。

    而那俩宁逍遥的尸身,除了皮肉和一身血水外,都见不到骨头,看不到内脏。

    毫无疑问,他是被宁逍遥戏弄了。

    他不由怒气冲霄,仰天怒吼!

    哈啊!——

    怒吼之声经久不息,封辰更是运上十分内劲,让舞剑坪的花草为之震颤!

    封辰已察觉到不对劲,他竟对自己的情绪完全失去了掌控。

    他想停下怒吼,却无法控制住自己。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对身经百战的他来说本不是难事,现在却无法做到。

    地上的怒脸宁逍遥一消失不见,哀脸宁逍遥便现身在封辰面前,腾跃在空中,高举着金烟杆,眼看便要敲在封辰头上。

    封辰终得以停止怒吼,当下他可不愿再去招惹那哭丧着脸的宁逍遥,只想退避开来,可手中的掩日刀已一挥而就,让哀脸宁逍遥身首异处。

    很快,封辰眼前的场景再次改变了。

    唯一不变的是封辰还是站在舞剑坪上。

    只不过,这回舞剑坪已不再是空空荡荡,千百具尸体堆砌成山,而那些尸体无一不是啸月盟的人,他的妻子罂粟亦身在其中!

    他们的血早已干涸,地上红通通的花草也说明着眼前一切无可挽回。

    封辰心里很清楚这些都只是假象,闭上了双眸,不想再被所见之景扰乱心绪。

    然而,事与愿违,他还是止不住地哀伤难过。

    他已许久没有这种情绪了,或因此他的胸口居然开始隐隐作痛,甚至出现想干呕的感觉。

    越是这么想,那种心痛和想干呕的感觉便越来越强烈。

    封辰左手捂着左胸,面容苦痛,蹲下身,弯着腰,张嘴作呕。

    他闭着眼,看不见也未能察觉到背后一个矮胖侏儒的身影正在成形。

    那侏儒自然是宁逍遥,也是乐呵呵的宁逍遥,此刻在他手上握着的已不是金烟杆,而是柄金匕首。

    只要将这柄利器往前轻轻一送,封辰便当一命呜呼!

    掩日刀刀柄在封辰右手中晃动了几下,似在示警。

    封辰却一无所觉,仍在不住干呕。

    掩日刀不动弹了。

    金匕首又近了几分,下一瞬便可让封辰毙命!

    忽地,封辰不再干呕,却变成了干咳,身子颤得更厉害。

    此时的封辰哪有半分一帮之主的模样?

    除了衣着留有几分气派外,他俨然成了个饿了三两天肚子,看到反胃场景,作呕不断却又吐不出一星半点东西的濒死乞儿。

    摇晃中,他的背几乎就贴在了匕首刃尖上,但他身子又立马前倾,硬生生咳出了一大口血!

    那血是黑色的。

    封辰脱力般趴在了地上。

    掩日刀也哐啷一声将地面砸出个不浅的坑。

    乐脸宁逍遥见状怔愣了片刻,而后乐得更欢,嘴也张得更大了。

    乐脸宁逍遥显然不愿再多生事端,反握着金匕首,将刃尖朝下,瞄着封辰的后心头,便径直扎了过去!

    封辰尚未理匀呼吸,更不知自己已命悬一线。

    谁知正当此刻,异变突生!

    躺倒在地的掩日刀似有灵附之,自立而起,刀刃对着乐脸宁逍遥反握着金匕首的右臂便迎了上去!

    噗哧!

    乐脸宁逍遥当然没能躲过这一刀,金匕首跟着其右臂一齐脱离了那矮胖的躯干,不翼而飞。

    掩日刀临危救主后,便也失了生机,砸回地面。

    不过就在掩日刀即将落地的刹那,那孔武有力的手重新把握住了它。

    哈哈哈……哈哈哈!——

    封辰已缓和了不少,还未站起,便狂笑不止。

    他脸上非但没有半分喜庆之意,反而面色惨白,满额冷汗。

    他没有回过身去看那断了一臂的乐脸宁逍遥,因为等他完全直起身时,他的面前已是站着喜脸宁逍遥。

    封辰险些昏厥过去,喜怒哀乐这幻象就这般不断重复下去,想来不出五轮,他便要被折腾死。

    喜脸宁逍遥扑将过来,本已陷入死寂的掩日刀蠢蠢欲动。

    封辰只想退,不想打,他甚至封住了右手经脉,可掩日刀竟还是引导着他的右臂做出挥击动作。

    喜脸宁逍遥又死了,封辰又喜上眉梢。

    难道这是个无法停下的死循环……

    又斩杀了四个宁逍遥,封辰再次经历一番喜怒哀乐之情,但这回所遇到的情境却比之前一轮更具体,感受也更为真实!

    封辰的情绪依然被牢牢控制着,思绪也逐渐麻木,仅存的念头无关自己生死,而是将啸月盟的门楣发扬光大!

    这点他早已做到了,而今的啸月盟在江湖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武林盟主之位封辰当然想过,今日之局本也是啸月盟同其他几个江湖巨擘暗中磋商得来的一致意见。

    三成几率虽算不上高,但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尤其是啸月盟隐隐为九州盟之首,在这江湖乱局伊始,任何风吹草动,就算选择袖手旁观,也难免受牵连,此时都不敢挺身而出,整合各方意见,统领大局,真逢大乱之际,又凭何服众?

    今日大会封辰自也想向各武林同道证明,啸月盟是有能耐统领一方的,而他封辰,也能扛起武林魁首的大旗!

    但封辰很清楚要登上顶峰并不容易,更何况横空杀出了个来历神秘而又实力强大的红尘客栈。

    直至与红尘客栈交锋的第三局前,封辰亦无十分把握走到最后。

    可当第三局结束后,他已难以压抑对盟主之位的渴望。

    第四局,他自当要好好让红尘客栈见识一番他封辰的本事。

    他还没做到,怎能在此栽倒?!

    他不能输!

    他若输了,啸月盟只会沦为江湖笑柄!

    他若输了,即便红尘客栈最终未能问鼎,啸月盟永远也难在红尘客栈面前抬起头来!

    封辰在心中咆哮着,慢慢地他发现他已能控制自己的思绪,也重新夺回了对自己情绪的掌控权,视野中不再是一片血红,而是一片狼藉的舞剑坪。

    可至少这个舞剑坪还能看到绿草和鲜花,这儿的天还是蓝的,阳光有些晃眼,舞剑坪边上是相貌各异、活生生的人。

    尽管已确定从喜怒哀乐幻象中挣脱,封辰却不敢有丝毫怠慢,在其周身五丈方圆内,被他震散开来的一百二十八个宁逍遥已铺天盖地般向他扑杀而来!

    封辰横刀而立,正欲一雪前耻,却忽然一阵恍惚,继而头昏眼花,四肢百骸酸软无力,头颈部的百会、神庭、风池,胸腹部的膻中、鸠尾、气海、商曲,背腰骶部的肺俞、心俞及四肢上的肩井、太渊共十一处要穴传来一阵强烈的阵痛感。

    封辰甚至能分辨出这些疼痛应是受金烟杆的烟头奋力敲击所致!

    这不仅是点穴功夫,还有封血的手法。

    他的呼吸已逐渐无力,视线逐渐模糊,但他脑海里却越发清明!

    原来如此!

    瞬息之间,封辰已看穿了对手的伎俩。

    宁逍遥施展幻术让封辰陷入喜怒哀乐的幻象,可现实里,在潜意识中,封辰还有强大的自卫本能,通过掩日刀做困兽之斗。

    宁逍遥虽掌控了全局,但还是只能在精神层面对封辰给予打击,无法伤及其肉身,故而一面在幻象中让封辰坠入喜怒哀乐的轮回中,一面在现实中实施围攻之策。

    既能操控一百二十八个幻象,也便意味着宁逍遥轻易能一心多用,封辰过于专注,反倒让其完全沉浸在幻象中难以自拔,也造成了他思维和躯体的脱离,他本能的防御漏洞百出。

    宁逍遥便抓住这空档,用金烟杆轰击封辰各处要穴死穴。

    待到封辰清醒过来时,浑身三十六处致命要穴已有十一处受到致命打击,若非他体质硬朗,修为深厚,早当毙命。

    当然如若再拖上一时三刻,三十六处致命要穴尽皆受创,纵使封辰是个铁人,难见皮外之伤,可气血阻滞,血脉截断,五脏六腑无法正常运转,人也当药石罔效了。

    脸上的肌肉已僵硬多时,可封辰嘴角还是翘起一丝弧度。

    “确实好本事,可凭此还难让我封某人心悦诚服!”封辰心中喊道。

    众人已能瞧出场中封辰的不对劲,封辰在幻象中经历了什么无人清楚,但那怒吼和狂笑在场每个人都听得真真切切。

    可下一瞬,他们便觉着有一股劲气从封辰所在处荡漾开来!

    “诸位小心!”尽管相去尚有些距离,可出于谨慎,作为本场主持的玄箫还是出言警醒群雄。

    《月狼心经》《天罡正气诀》《虎啸龙吟功》乃封辰毕生所学,阴系、金系、火系三种内功在封辰丹田中来回激碰,冲撞开束缚着它们的枷锁,随而无尽的气力奔涌向封辰周身,乃至每一根毛发。

    在这瞬间,封辰只觉气血充盈激荡,整个人近乎要燃烧起来,虽有那么一丝不适,他只当做是强烈反差下的副作用。

    紧接着,他便将这些气力引导向手臂手腕处,引导入掩日刀的刀身上。

    封辰怒喝一声,双手抡起了掩日。

    耀眼的阳光下竟也现出了百二十八道掩日刀虚影,和百二十八个矮胖侏儒一一对应。

    封辰手中的大刀至上而下划出一轮金月,那百二十八道掩日刀虚影也划出了一轮金月。

    斩日月!

    一阵劲风席卷了舞剑坪,群雄不由自主地眨了眨眼。

    再定睛一看,那百二十八个宁逍遥已化归一个,正站在封辰对面一丈之外。

    宁逍遥扶了扶额,不是在擦汗,而是抹去一抹血渍。

    他没有多言,仅是端着金烟杆朝封辰拱了拱手,便径自下了场。

    孰胜孰负已无需赘述。

    封辰也没有多逗留,礼貌性地朝宁逍遥离去的身影一拱手便转身离场。

    他抬脚一瞬,有那么几分吃力,甚至有些踉跄,却无人笑得出来。

    罂粟早已迎向了她的夫君,搀住了他发烫的手。

    罂粟眉头紧皱,不仅是因为封辰手上传来的热感不对,更因为她瞥见了一个白裙女子云袖端月、微低着头、踩着急促的步伐疾速欺近。

    衣袖遮住了白裙女子的双手,更藏着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