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荡剑诛魔传在线阅读 - 第三八五章 诸强出列

第三八五章 诸强出列

    紫衣侯此言一出,群雄反应各异。

    既有对紫衣侯决策感到吃惊,暗自揣测其缘何有此底气的。

    亦有不以为然,认为其不自量力的。

    “紫衣兄倒是好算计,这参与比试的名额至少也需五人,你紫夜轩到场之人倒是一个不多,半个不少啊。”

    只听一轻哼声在人群中响起,一位满头华发、鹰眉白须的灰衣老者面带微笑,不紧不慢地说着,而那笑意中饱含讥诮。

    “若是老夫没记差,这些年来,紫夜轩可谓诸事不顺,屡屡损兵折将,不想紫衣兄依然不甘寂寞,勇往直前,倒教老夫好生佩服!看在同为四海一员的份上,老夫不得不提醒你,方才所说的规则虽听来简单,可要从十六个帮派中脱颖而出,便得连胜四轮,紫衣兄到时可别脚软啊。”

    面对鹰眉老者绵里藏针的话语,紫衣侯不恼不怒,神色自若,道:“多谢牧老提醒,紫夜轩有多大能耐,在下身为掌门,心中还是有数的。日后,九州四海就成了一家子,今儿便是最后一次能为四海争光的机会了,我紫夜轩自当重在参与,若侥幸能挑落一两个九州盟的朋友,也算是有所贡献了,至于能走到哪一步,就不劳牧老费心了。”

    被紫衣侯称作牧老者,是搜魂殿的长老牧锋。

    代表搜魂殿参加此次百花大会的七人中,牧锋虽非职权最高者,却是资历最深的,自也有几分话语权。

    牧锋之言,显然道出了在场大多人的心声。

    紫夜轩向来不温不火,这些年动作频频,非但没能捞着多少好处,反倒是洋相尽出,沦为笑柄。

    而今竟扬言要一争这武林盟主之位,若表现一如既往,只是凭白再添笑料,可一旦出现如紫衣侯先前那般一反常态的表现,则不免让人狐疑紫夜轩这些年来所作所为皆是逢场作戏。

    从今日种种来看,后者的可能性一点不低。

    经牧锋这一番提醒,也令那些具备相当实力争夺武林盟主之位的潜在帮派,重新掂量了一番各自眼下的实力。

    不难看出大半年前所定下的这场百花大会之约,早已为今日的武林盟主之争奠定了基调。

    对此早有意识的帮派,虽未尽遣主力,却也人数充足,坐拥不俗战力。

    而敏感度稍显不足的帮派,在牌面上便相形见绌了。

    至于那些实力本便较为薄弱的帮派,多三三两两抱团攀附高枝,一荣则能俱荣,一损自身也不会太过吃亏。

    紫衣侯开了个头,让不少四海帮派触不及防,不知在思量着什么,反倒是九州一方接二连三传出报名参战之声。

    “那么,擎天众争取来搏个头彩。”

    “我聚义山庄来试上一试。”

    “沙海坞也报名。”

    “幻月宫愿意一试。”

    “花间醉来凑凑热闹。”

    “我新月盟也愿为九州盟出一份力。”

    不消片刻,九州结义已有六个帮派代表站了出来。

    前五者之名,江湖大众毫不陌生,正是九州诸强。

    只是曾与擎天众、啸月盟齐名的魔宫已然不在其列,一时不免令人唏嘘。

    取而代之的江湖新贵——新月盟,虽由众多魔宫旧面孔组成,但老酒换了新坛子后,那味儿便也变了。

    “九州的朋友们倒是蛮客气的,如此,再加上封掌门所在的啸月盟,还空缺了一个席位。”鬼魅妖姬见状,眼波流转,美眸四顾,最终在那位温润如玉的怀扇公子身上驻留不前。

    对于鬼魅妖姬此举,封辰并不奇怪,他相信对听雨阁作何抉择感兴趣的,绝不仅是诸神殿。

    毕竟听雨阁亦为九州盟成员,便也有资格一争这武林盟主之位,依近来风声,听雨阁显然已具备了相当实力。

    封辰终是出言道:“既是九州之事,我啸月盟自当责无旁贷,这剩下一席,可不知听雨阁是否感兴趣?”

    这一问,带起了阵阵骚动。

    且不说这些年来,听雨阁因洛飘零之故,已成众矢之的,单是今日,便被烙上诸多罪印。

    倘若听雨阁真从诸强手中夺魁,那先前所罗列的罪责还会否有人去查?即便查了,又是否会既往不咎?

    猜疑、忌惮的情绪在人群中弥漫开来,而梦朝歌似早已同洛飘零商量好了对策,直言道:“有能为九州盟出力的机会,我阁本不该推辞,奈何我阁实力羸弱,且到场人数未能达到出战要求,委实有心无力,还请封掌门恕罪。”

    众人一听此言,心下不由松口气,可各自信了几成,便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说到底,眼见不一定为实,出现在大众视野中的,确只有听雨阁四人,可若仅凭这四人,如何安然无恙地踏入平海,来到百花屿?又如何在大会之后身而退?

    “梦阁主言重。”对此回应封辰没有丝毫意外,也未继续刨根究底,另言道,“既是如此,还有哪个帮的弟兄愿为我九州盟尽一份力?”

    语毕后,好一阵子,九州一方竟是静寂无声。

    隐在暗处的姜逸尘见此,也不禁皱起眉头,他深知自魔宫土崩瓦解后,九州结义的实力折损不小,可仅是从中选出八个帮派,再各自挑出五人与四海对敌,应不是难事,绝不至于落得这副窘境。

    莫非余下帮派心知自身实力不济,无望走到最后,便无意挺身而出,充当别人的垫脚石,既丢脸,又受罪?

    “人心不齐”几个字,旋即在姜逸尘脑海中浮现出来。相比四海,九州这些年的发展着实不尽人意,而魔宫的陨落,似又将这并不十分紧密团结的联盟,加速推向了分崩离析的悬崖。

    “两盟若未能归并一处,以九州一盘散沙的现状,恐难与四海长久抗衡。”姜逸尘心中暗道。

    “既然各位兄弟都这般谦让,那我醉红颜便来凑个数吧。”

    当局面越落尴尬之地,一道慵懒的声音将九州盟的颜面挽回了些许。

    只见出声之人腰间上别着个十分抢眼的三足金蟾,身着镶金黑绸缎,俨然一副大老板的打扮。

    可此人偏偏将一身得体的衣服穿得歪七扭八,使得不少内衬外露,头发也散乱一气,满脸睡眼惺忪之态,仿佛是刚从被窝中钻出来的,至于适才听雨阁与紫夜轩唇枪舌剑的交锋、啸月盟与诸神殿关于百花之约的讨论,对其而言不过身外之事,无足轻重。

    此人乃醉红颜酒楼的大掌柜,暨一帮之主——李弑,年纪尚不足四旬,却因这副扮相,略显老气横秋。

    “看李兄这副意兴阑珊的模样,想来今日这杯浊酒的味道,不合你意啊!”封辰对李弑的吊儿郎当早便习以为常,熟络地打着招呼。

    “卖酒之人只在乎客官的感受,自身的意愿并不重要,诸位客官乐意如何,李某自当奉陪,早些开始,早些结束吧。”李弑谈吐之声,忽大忽小,举手投足间仿若发散着酒味。

    鬼魅妖姬笑嗔道:“李兄可当真性急!今日九州四海的兄弟们好容易聚一次,岂能少得了酒来助兴?到时定会光顾你的生意。”

    李弑把头发往后一甩,眉眼含笑,好似鬼魅妖姬此言才能解酒,让他重振精神,拱了拱手道:“那李某便先谢过姬姑娘与各位了。”

    鬼魅妖姬道:“不过在这之前,李兄还是得让兄弟们卖力些才是啊!”

    李弑道:“自当如此。”

    鬼魅妖姬道:“素闻醉红颜不光酒好,刀剑亦是一绝,但愿今日有幸领教领教。”

    李弑道:“班门弄斧,不足为道,若有幸相遇,还望手下留情。”

    鬼魅妖姬报以笑意,转言道:“九州盟的八个席位已各有归属,接下来还看我们四海的弟兄们如何应对了。”

    鬼魅妖姬话音方落,已有一道道回应声传来。

    “藏锋阁参战!”

    “凤鸣轩。”

    “搜魂殿参战。”

    “算我屠龙阁一份。”

    “南北镖局参战。”

    “日月堡愿意一战!”

    “散人居也报个名。”

    “嘶!——”随着一男一女异口同声报名参战,舞剑坪上当即传出一阵惊呼。

    最后这一男一女之声极为默契,显然同出一家,正是散人居的帮主夫妇阿亮与阿梅。

    向来不喜争斗的散人居出人意料地加入此次武林盟主争夺战,自是让人吃惊不小。

    如此,算上诸神殿与紫夜轩,目前已有九个四海帮派有竞争武林盟主之意,而名额仅有八个。

    谁该让出名额?无人相让的情况下,又该如何判定名额归属?

    “红尘客栈可否也报个名?”众人正议论纷纷之际,又一道声音响起,反让场顷刻间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