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荡剑诛魔传在线阅读 - 第三七九章 当场对峙

第三七九章 当场对峙

    洪亮的声音惊走了鸟兽,却吸引来了所有人的注意。

    千百道目光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只落在一人身上。

    此人身着紫纹白袍,头束发冠,面色同女子一般白皙,眉眼间却不乏阳刚正气。

    面对千人瞩目,手中折扇轻摇,非但不见一丝怯意,更透出一股从容与自信。

    不论天气阴晴,朝阳总会照常升起,洛飘零也总会如约到来。

    听雨阁是九州会盟的一员,洛飘零更是听雨阁的副阁主,他本也有资格来。

    至于九州四海两盟最初订立百花之约,是否有诱导洛飘零入局之嫌,便不得而知了。

    “听雨阁自成立以来便入盟九州结义,五年来为盟中大小事宜可谓尽心竭力,百花之约约的是九州四海两盟成员,听雨阁也在其中之列,洛某作为听雨阁一员,来此似乎并无不妥。恕在下愚钝,不知紫衣侯所言何意?”面对意料之中的挑衅,洛飘零沉着以对。

    眼下整座百花屿上有千来人,他不论单独对上谁,都毫无胜算,可他仍气定神闲,浑然不以为意。

    他身无修为,无法以内功运气扬声,可其声似有一种无法言喻的穿透力,让在场中人无一不听得一清二楚,便是连远在一端的幽鬼等人也毫不例外。

    “哼!听雨阁?看来盗窃少林金印、巽风谷残害上百条江湖同道性命、天涯小镇软禁武林同盟长达大半年之久,这些不仁不义、扰乱江湖秩序之事,咱们听雨阁副阁主是不打算认了?”

    洪亮之声再起,大伙儿这才将视线挪到出声之人身上。

    只见此人一袭龙纹紫袍加身,单论色调,恰与洛飘零相同,也与其称谓不谋而合。

    年逾四旬,脸方眉挺,颇有富贵之相。

    眼角聚起几道褶皱,目露鄙夷之色,显然很清楚所言之事不是洛飘零打个太极就能轻松赖掉的。

    “原来紫衣侯所指的是这些事啊,那洛某可要为自己、为听雨阁鸣不平了。

    两年前,少林九金印之一不动明王印被传失窃,迄今为止都盛传是洛某盗走的。

    两年来,洛某不得不背负这莫须有的罪名,东奔西走,有如过街之鼠,处处讨打,更似唐僧肉,无人不想据为己有。

    洛某真是有苦难言啊!

    而今当着众位朋友的面,洛某倒要为自己辩白一番。

    这少林金印是何等贵重之物,凭洛某一手无缚鸡之力之人,如何在顺手牵羊后,又成功逃之夭夭?

    再者,巽风谷之祸,当日洛某亦是亲临。

    遮天蔽日,漫天黄沙,实非人力可及,乃天灾所致。

    此事若要算到在下身上,洛某委实惶恐难安!

    至于软禁武林同盟,洛某要当真有这本事,又何必东躲西藏?

    扰乱江湖秩序之说,洛某愧不敢当!”

    洛飘零不卑不亢,言辞入情入理,这一番话下来,暗暗引导众人反向思考,竟叫不少人认为其所言在理,默默点头。

    对于紫衣侯,姜逸尘虽未与其打过照面,却也不完陌生。

    紫衣侯便是四海会盟紫夜轩的帮主,紫夜轩几次为非作歹不巧都被姜逸尘撞上,损兵折将。

    也因紫夜轩行径古怪,姜逸尘特地留心关注过。

    对于紫衣侯的容貌、能耐当然有所了解。

    而在此时,紫衣侯站出来刁难洛飘零也不难理解。

    不论是在迷雾谷,还是在晋州城,紫夜轩都在听雨阁身上栽了跟头,虽不一定弄清原委,但定然与听雨阁脱不开关系,眼下群雄皆至,若不趁此揭短开刀,一雪前耻,更待何时?

    紫衣侯不怒反笑,道:“呵呵!洛副阁主,这些年,你武功尽失,可这嘴上功夫可是愈来愈精进了。”

    洛飘零微微欠身拱手,道:“谬赞,谬赞。”

    “男儿身在江湖该敢做敢当,洛副阁主既做了这些事,又为何不敢认?况且,这些事迹并非本人一家之言,虽无确凿证据,却不乏亲眼见证者。洛副阁主可敢与我一一细较一番?”紫衣侯瞳孔微缩,一面连连摇头,看似倍感惋惜,一面来回踱步,以掩饰嘴角间扬起的笑意。

    为了让大家都能听清楚,紫衣侯也不忘运上内劲,将话语声扩大。

    洛飘零虽已没了武功,可观察力却不减当年,并没错过紫衣侯那丝微不可察的得意。

    他本便有备而来,对于眼前的针锋相对并不在意,他更在意的是会有哪些人站出来?这些人会否与这一年多以来,他们暗中调查的情况吻合?

    适才喧闹的舞剑坪在二人开口后便静寂无声。

    许是到场之人对这些事,既感兴趣,又心存疑虑,故而二人对峙,竟无人出声干扰,仅是静听双方各抒己见。

    洛飘零淡淡道:“请。”

    紫衣侯道:“且问在嵩山少林金印失窃当日,你是否便身在其中?”

    洛飘零道:“是。”

    紫衣侯道:“你去做什么?”

    洛飘零道:“洛某数年前得幸与清苦大师相识,那次去少林,自也有拜访之意。”

    紫衣侯似也知晓洛飘零会做此回答,便把目光扫向少林僧人所在之处,很快便寻着了目标。

    只听其开口道:“清明大师,您既在此,不妨说说,那清苦大师在嵩山少林中担任何职?”

    众人顺着紫衣侯的话头,将目光聚焦在一位慈眉善目,宽耳白须,穿着袈裟的老和尚身上。

    老和尚左手持着四股十二环锡杖,不动如松,右手不紧不慢地拨动着紫檀佛珠链,如星辰运转,一静一动似与自然相融,无可动摇。

    虽年逾花甲之龄,双目仍炯炯有神,精气神更丝毫不输于在其左右首的两个年轻弟子。

    这老和尚便是紫衣侯所说的清明大师,也是嵩山少林的方丈。

    莆田、嵩山两寺虽有两个方丈,可此番仅有其一人前来,自也说明他的态度便代表整个少林寺的态度。

    少林寺的情况,清明大师确实最有发言权,紫衣侯这番明知故问,显然是想把少林方丈拉入局中,做为极有分量的人证,自也能让洛飘零处于更不利的境地。

    清明大师虽心如明镜,怎奈何金印失窃,本是少林之事,他如何能置身事外,只得直言道:“清苦是贫僧师弟,修为深不可测,却不愿担任寺中繁杂事务,平日里仅是悟道参禅,也受贫僧之托,看护藏经阁周。”

    紫衣侯道:“如此,那在下是否可认为,这清苦大师是卫护藏经阁的最后一道防线?”

    清明大师闻言微微皱眉,心知紫衣侯这是逐步下套,不由向洛飘零那一瞥,见其目光澄澈,似胸有成竹,方心下稍安,道:“可以这么认为。”

    紫衣侯道:“这不动明王印便置于藏经阁中?”

    清明大师道:“是。”

    紫衣侯道:“我想清苦大师身为少林中人,绝不会与外人串通一气,将这临字印拱手相送。”

    清明大师道:“天下武功出少林。古往今来之武学,皆大同小异,少林传承千载时日,藏有各类武学雏形不假,也不时会拿出些经文典籍与其他施主相互探讨,共同进步。但九字金印之秘法,乃少林生存之本,终究无法轻易示与外人,清苦师弟是个知轻重之人,万万不会因与洛施主相熟,破坏门规。”

    “这是自然。”紫衣侯拱手一笑,随而又转向洛飘零道,“据说洛副阁主去少林寺拜访时也不是只身一人。”

    洛飘零点头道:“行走江湖,没有一身武艺确实不便,你知道,秀才碰上兵,有理也说不清。若没有阁中的兄弟照应,洛某恐怕寸步难行。”

    紫衣侯道:“可否为大伙介绍介绍此人是谁?”

    “巧了,正是不才。无名之辈,季姓,单名双吉。”出声之人身上是文士打扮,头上却不带方巾,任由长发垂落,眉眼间跃动着不羁笑意,好不自在。

    此次大会,听雨阁仅有四人到场,洛飘零除外还有两男一女。

    女子自然是阁主梦朝歌,中年男子是石中火,现下正笑吟吟自报家门的便是季喆。

    “上演金蝉脱壳,只一人便将成千上百人骗到晋州秦地,围着你团团转。季喆兄若是不才,那在下可真无地自容了!”紫衣侯放生大笑。

    季喆回笑道:“岂敢岂敢。”

    笑止,紫衣侯目露凶光,言语中带着一丝狠厉道:“若非之后你确实离开了晋州,否则,我真不怀疑你就是那杀手夜枭了!”

    季喆当然知道紫衣侯口中所言为何,可他也不是江湖雏儿,更不会喜怒形于色,依然保持着不失礼的微笑,回道:“不敢不敢。”

    大笑之后,紫衣侯已逐渐收敛住一腔恼意,道:“言归正传。季喆兄弟手脚功夫放在这江湖上也可算出类拔萃,由他相伴,洛副阁主确实要方便不少。”

    洛飘零颔首回应。

    紫衣侯接着道:“那么传言洛副阁主正是凭借与清苦大师相熟的缘故,将其从藏经阁支开,再由季喆潜入当中,盗走金印,岂不是顺理成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