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荡剑诛魔传在线阅读 - 第三五零章 其心必异

第三五零章 其心必异

    俞乐揶揄一笑道:“雪阁主这问题可是说到点子上了。”

    雪清欢道:“提问题终究比答问题要简单些,俞公子能对洛公子的一举一动了若指掌,才是真正的知己知彼。接下来,还请不吝赐教。”

    俞乐道:“雪阁主先前不是说过在下能出现在此,需感谢洛公子的不杀之恩和带路之恩么?”

    “嗯?”雪清欢仔细品味着俞乐所言的弦外之音。

    “雪阁主难道认为洛公子会心甘情愿地为我等带路么?”俞乐脸上笑意更盛。

    俞乐这笑显然是幸灾乐祸的笑,雪清欢怎会看不懂。

    雪清欢似是明白了什么,瞳孔微缩,道:“莫非俞公子原本并不知晓洛公子的去向?”

    俞乐道:“以洛公子的机智过人,我等能与其维持在一里地以内的距离,已属不易。”

    雪清欢道:“故而,在日食发生后,纵使尔等有成百上千人,却无一知晓洛公子一行究竟是找了个地方藏身,还是借道一走了之?”

    “各门各派间虽达成暂时的和平协议,但大家都有自己的算盘,人数再多一旦碰上利益攸关的问题,终究不过一盘散沙罢了。再为浩大的声势,也是为洛公子的才智无双徒作嫁衣。”俞乐脸上难掩嘲弄之意,似是对先前身为那大部队中的一员感到不齿。

    雪清欢不着急问话,因为俞乐还尚未回答正题。

    只听俞乐接着道:“诚如雪阁主所见,洛公子从始至终都与我们保持着足够远的安距离,而那天黑天亮一盏茶的功夫,再加上紧随而至的沙尘暴,他有充足的时间将我们远远甩开,至于其究竟藏身何处?我们已完没了主意。”

    雪清欢道:“雪某听说那天日食复明之际,有十数人被瞧见正借着从天而降的绳索脱离谷底,想必俞公子等人那时便料定这些人非但是洛公子派来的,而且定会去与洛公子会面的吧?”

    俞乐道:“不错,那时虽还未认出暗影十八骑的身份,却也肯定这一切都是洛公子的杰作,便追了上去。怎奈何他们毕竟是有备而来的,待沙尘暴一过,我等寻到其弃置衣服之所时,他们早已不知所踪。”

    雪清欢一怔,他以为俞乐等人是通过追寻暗影十八骑,而后顺藤摸瓜找上洛飘零的。

    既然跟丢了踪迹,那他最后又是怎么跟来天涯小镇的呢?

    雪清欢疑问道:“那……”

    俞乐道:“吃了这么大的亏后,谁人能咽得下这口气?还能蹦踏的,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把洛公子给找出来。”

    雪清欢道:“接下来便是众位各显神通的时候了。”

    俞乐道:“可效果却不尽如人意。”

    雪清欢道:“噢?”

    俞乐道:“我们到底还是没能找到洛公子,却是发现了个并不陌生的记号。”

    雪清欢道:“什么记号?”

    俞乐道:“铁锚。”

    “铁锚?”雪清欢重复道,同时在脑海中搜寻着与之相关的讯息。

    铁锚本是船上的东西,与河海相关。

    这么一个记号在昆仑境这茫茫旱海中出现,定是另有所指。

    雪清欢细问道:“什么样的铁锚?”

    俞乐道:“锈迹斑斑的铁锚。”

    这下雪清欢可再明白不过了,铁锚意指海盗,锈迹斑斑的铁锚,则隐喻“客从海上来,能为陆上主”。

    红衣教依凭河海发迹,这记号正是这个帮派的象征。

    雪清欢道:“红衣教?!”

    俞乐道:“正是红衣教。”

    雪清欢不解道:“难道在巽风谷那千百人中没有红衣教之人?”

    俞乐戏谑道:“有。只要有分一杯羹的机会,红衣教可从未错过。”

    雪清欢道:“所以,出现他们留下的记号,本也不足为奇。”

    俞乐道:“奇的便是他们明明落在后头,可那指引记号却出现在我们前方。”

    雪清欢惊道:“俞公子能肯定?”

    “发现这标记的不只我们藏锋阁一方,他们也能作证。”说着,俞乐把目光移向了炎如风和莫殇所在之处。

    莫殇无动于衷,而炎如风倒是看在同为四海盟的份上,微微颔首。

    俞乐补充道:“毕竟这回红衣教派来的人手不少,近乎三十人之数,我也多多留意了一番,只可惜尽是些中看不中用之人。”

    在俞乐说话的同时,大伙儿也没闲着,在大厅中四下查看。

    果然,在座之人竟没有一人来自红衣教。

    不过,这情况倒也在意料之中,若非如此,恐怕早该有人蹦出来同俞乐拼命了。

    雪清欢道:“也便是说那记号本不该存在?”

    俞乐道:“雪阁主此言差矣,那记号该不该存在,我等无权评说,只能说那记号绝不是在巽风谷出现的那队红衣教人马所留。”

    雪清欢道:“可俞公子等人也无法确定红衣教是否是派出了两队人马,参与到这次围剿洛公子的行动中吧?”

    俞乐道:“确实如此。在没有其他发现的情况下,我们便循着铁锚指引的方向,去碰碰运气。”

    这点雪清欢倒很快便能理解,他虽鲜少参与江湖之事,却也曾耳闻红衣教在追寻目标时总会留下铁锚图案,撒上些许铁锈以作标记,而锚尖所指便是前一对人马留下的去向。

    雪清欢道:“红衣教到底是同天煞十二门一般,首屈一指的邪门魔教,他们想要的猎物,在留下记号后,便能劝退那些与他们对猎物打着同意主意的人。”

    俞乐道:“但凡事总有例外,尤其当他们的猎物是洛公子时,没有哪方会轻言放弃。”

    雪清欢道:“因而,只要一路追着标记而去,结果总不会令人失望。”

    俞乐笑道:“雪阁主所言甚是,最终的结果非但不叫人感到失望,更是让人觉得是意外之喜。”

    雪清欢道:“何出此言?”

    俞乐道:“我们顺着标记所指方向一路追寻,竟是发现了正与暗影十八骑会合的洛公子等人!”

    “什么?!”不只是雪清欢,大厅中十数人异口同声,显然大感震惊。

    俞乐所言之意再明显不过,可雪清欢却一时无法相信,挣扎道:“这红衣教的标记,想来也不难模仿吧?”

    话一出口,雪清欢当即便觉得自己真是糊涂了。

    红衣教的联络标记难不难画并不是重点,重点在于为何有人要留下标记?

    不论洛飘零这一行二十三人中是否有红衣教之人混入其中,却有一点是决然无法否认的。

    当中至少有一人怀有异心!

    否则,洛飘零的行踪决不会被泄露。

    行踪没有泄露的话,俞乐等人便难以寻到。

    天涯小镇或许是洛飘零原计划中的藏身之地,可在无人紧随,暂无危险的情况下,他不需急着进入无涯海。

    他们将有更多的时间去做准备,如此一来,也能在无涯海中多耽搁些时日。

    来到天涯小镇后,他们完能做到不惹人瞩目,不引起轩然大波。

    至于巽风谷一事,天地异象是不争的事实,只要无法证实洛飘零是这场杀劫的幕后策划者,即便各方势力把这场意外算在他身上,也会被支持洛飘零一方的,或是中立方,看作是欲加之罪,难以服众。

    可这计划到底还是百密一疏,或是说洛飘零未曾算到会被自己人出卖,这下子人证物证俱,当真是百口莫辩了。

    大厅中的气氛忽而显得有些诡异。

    上一刻,人们还在为洛飘零行事惨无人道而义愤填膺。

    转眼间,这剧情却急转直下,大伙儿竟有些同情起洛飘零来。

    毕竟能陪同其出生入死的,多为其信任之人。

    被所信任的人背后捅上一刀子,这滋味可想而知。

    无怪乎在连日奔波劳累后,洛飘零还特地让与其同行的一帮人马部到大厅中来吃饭,喝茶。

    这本便是一场鸿门宴吧?

    雪清欢摇头叹气道:“洛公子心中可有眉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