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荡剑诛魔传在线阅读 - 第三三四章 任君挑选

第三三四章 任君挑选

    姜逸尘已不是当年的江湖嫩雏,身经百战的他在此重压之下,反被逼得迅速冷静下来。

    心念一动,示敌以弱,令飞飘等人放松警惕,误以为有机会将他一举拿下。

    趁其一拥而上之际,他以一计开门,金蝉脱壳,现身三丈之外。

    正想就此逃开,却觉着脚下一阵酥麻难当,竟无法发力。

    随后,眼前满是黑影重重之象,耳边尽是鬼哭狼嚎之声。

    姜逸尘早已将八门遁甲之术修习得炉火纯青,当即反应过来自己陷入了伤门和惊门阵中。

    不需多想,他便知晓这是李子轩的手笔,这也是他先前对李子轩特别照顾的根由所在。

    眼见脚边又有一道白光即将泛起,死门即成!

    现下这情况,再遭死门一击,好比当头一棒,即便硬抗下来没晕过去,也难免出现一时半刻的精神恍惚。

    这一时半刻的空档,足矣让对手趁虚而入,彼时他便唯有缴械的份。

    千钧一发之际,姜逸尘一咬牙,一发狠,将三成内力灌注于剑身。

    众人只见一道流星划破了黑夜,掩盖了月华。

    当流星辉芒落尽,姜逸尘已远远抛开四人有五丈距离。

    见此情景,听雨阁三人不免有些错愕,除此之外,还有几分钦佩。

    毕竟,能在四人合围下成功走脱,实非易事。

    李子轩看着那身影远去,眉头微皱,似乎在此人身上瞧见一丝熟悉感。

    姜逸尘虽一时脱险,却不敢有丝毫放松。

    他绝不认为,对手上一刻还在穷追猛打,下一刻会放任他自由离去。

    “临危不乱,故技重施,兄台着实好本事,只是,若以为能就此逃脱,也未免太看不起我们了。”

    李子轩的话语声从身后传来,似乎在印证着姜逸尘的判断。

    姜逸尘深知李子轩此话意在向他施压,乱其判断,可他却不闻不顾,健步如飞地在林间穿梭。

    跑出约莫有半里地后,十丈之前出现了一道人影。

    此人一袭黑袍,一头黑发,在秋风中如泼墨般舞动。

    左腿独立,右脚盘膝,凭空虚坐,一把胡琴端于腿上。

    这人不是奚夏又是谁?

    再近些,姜逸尘已可瞧见月下之人,左手持琴,右手握弓,拉响胡琴。

    其声凄凄然,恰若寒雁之独鸣。

    琴音直击心扉,本该让人感受到人生在世面对种种艰辛的孤独无依,使之心无战意,缴械投降。

    然,姜逸尘在苍梧山时,便已见识过琴、汐微语及风流子等人更加扣人心弦的音律演绎,对于奚夏此举,早有防范。凝聚稍许内力附耳,心守空明,不为所动。

    瞧见奚夏,姜逸尘便已明白,自己越是避重就轻,只会不断陷入听雨阁为他挖好的坑中,或许硬着头皮一路拼下去,便能最短时间内脱身。

    因而,他没有另择他路,反而直冲奚夏杀去。

    八丈,六丈,三丈……一丈。

    数息之后,姜逸尘与奚夏已不过一丈之遥,黑剑在下一瞬便可割断琴弦,贯穿奚夏身躯。

    许是察觉到危险欺身,奚夏睁开了紧闭的双眸,眉头微挑,似乎有些意外。

    可手中琴弓不停,琴声不止,竟没有任何闪避之意。

    噹!噹!噹!

    接连三响击剑声,第一声响,是姜逸尘进攻受阻,后两声响,则是姜逸尘受迫防守。

    三道声响后,琴声依旧,可却乱了节奏。

    琴音节奏乱了,自然是拉琴人心乱了。

    适才面对那般险境,奚夏还能泰然自若,为何在这短短瞬间,却已心乱如麻?

    “我一直以为你这琴弹得不错。”

    方寸之间,仍是两道人影立于月下,只是,站在奚夏面前的却不是姜逸尘,而是方脸大耳,略显憨态的紫风。

    奚夏停下右手,琴声遂止,他慢悠悠地放下了右脚,站直身,嘴里哼哼道:“现在呢?”

    紫风摇了摇头,拧着眉,故作痛心疾首之态,道:“简直一塌糊涂!”

    奚夏道:“嘿!总比某人强,自以为学了三年剑法便了不起了,谁知,只两招,手里的剑都不知被打到哪去了。”

    紫风道:“诶呀!你个没良心的,没有我这半路出家的剑客,挡下那第一剑,你还有机会喘气么?”

    奚夏道:“唉,一个人若不懂得自我反省,虚心请教,那他终将一事难成。”

    “得得得!懒得跟你辩,我说你刚才也真够心大的,若非我没能拍马赶到,你可真要一命呜呼了。”紫风摆了摆手,不耐烦道。

    看二人这模样,拌嘴似乎便是他们的日常。

    “非也非也。我这琴声不仅把你引来了,飘影也到场了,你救不及,还有他。”这奚夏占了便宜还卖乖。

    这回紫风倒没有顶回去,却是举目四顾,道:“飘影也到了?”

    借着月色,紫风很快便寻见了两道身形在远端影影倬倬,相互交错,已是交起手来,旋即又道:“还真是,这回飘影若再让这小子逃了,可有机会使劲嘲笑他一番了。”

    奚夏闻言,连连摇头叹气道:“如此心胸狭隘,何时能成大气?”

    紫风一肘捶在奚夏胸膛上,嗔道:“你还没完没了了?得了,一起过去吧,可别真被逃了。”

    远处,姜逸尘早已料知奚夏并没有十足把握将他拦下,拉琴既是作扰,亦为传递信号。

    他冲向奚夏时,亦感知到另有两人到了此处,那一剑只为逼迫二人现身相救奚夏,怎料仅有紫风一人扑来。

    紫风剑法虽不纯熟,可勇往直前,姜逸尘不得不奋力抵挡,两剑以守为攻,卸去紫风的剑后,再想扬长离去,另一人已堵在其去路上。

    姜逸尘今夜几乎与雁回客栈里的人都交过一遍手。

    当中以李子轩招式最为令他琢磨不透,因而他时刻留了个心思提防其暗招。

    最终还是防不胜防,被其成功拖延了不少时间。

    而听雨阁数人中,除却客栈老板和伙计外,姜逸尘对于飘影最为陌生。

    此人并非昔年石府之人,鉴于他与肆儿在客栈中同居一房,这夫妻之名,应不有假,盖因此,方才入赘听雨阁中。

    也正是这手持两柄半臂长匕首,面目冷峻,神色阴寒,瞧来便令人不寒而栗之人,给予他的压迫力最大,他最不想碰见的便是此人。

    然而,在听雨阁众人和李子轩的巧妙设计下,在最后关头,拦挡在姜逸尘面前的,便是他逃出客栈前,第一个面对的人,也是这群人中最强之人。

    在如此长途奔袭及轮番作战后,姜逸尘消耗不小,最终独对以逸待劳的飘影,可谓凶多吉少。

    飘影身法诡异且迅疾,身形闪动间,竟化出两道虚影,令人真假难辨。

    攻中代守,让姜逸尘难觅破绽。

    守中代攻,更让姜逸尘无法脱身。

    不多时,两人缠斗圈外,关大刀、李子轩等六人齐至,彻底断了姜逸尘去路。

    飞飘上前一步,笑盈盈道:“这位朋友,夜色已深,客栈里尚有余位,若逢不弃,还请移步寒舍,好好歇息一番,天字号房或是温暖地窖任君挑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