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荡剑诛魔传在线阅读 - 第二九九章 自欺欺人

第二九九章 自欺欺人

    破釜沉舟者,不给自己留半分退路,胜则存,败则亡。

    割袍断义者,和情同手足的兄弟,彻底决裂,再见之日,定当刀剑相向。

    当一个人要做出某个重大抉择时,总会有这样或那样的仪式,来断绝自己的其他想法。

    齐宇班在选择与幽冥教合作时,自也做出了于他而言极为重要的选择,当然,他现在更需要个仪式,和过去的自己,和过去的云天观做个告别。

    而这个仪式,便是以云天观观主齐天寿的性命作祭,与过去诀别。

    叶凌风自能理解齐宇班这番想法,遂道:“道长说笑了,既然您愿与这前尘往事彻底做个了断,我等自当支持,今夜之后,道长便是我幽冥教的丹老了。”

    一听此言,齐天寿略微有些诧异,旋即又了然。

    五师弟在凡尘俗世上并无他欲,幽冥教留其性命,为其给予一切方便,让他专心炼丹,二者各取所需,倒是双赢。

    对于叶凌风这般不露痕迹地恭维,齐宇班并未往心里去,说道:“为此,齐某还有个不情之请……”

    齐宇班的话尚未说完,叶凌风截断道:“道长敬请自便,只是在下要不得不提醒道长,不论道长有何打算,还请在接下来一盏茶内安排妥当,耽搁太久,只怕夜长梦多啊。”

    齐宇班道:“多谢。”

    事已至此,齐天寿倒也看得很开,不论最终的结果如何,云天观总还有一人能活命,或许这人现在的心已不属于云天观,但他一身技艺皆为云天观所受,云天观的观或不复存在,可云天观的道,却仍有星星之火得以传承,三年五载,乃至十年、二十年之后,他会否勘破天道,心回意转,重立云天观呢?

    也不知为何,齐天寿竟觉得,这个答案是肯定的。

    齐天寿道:“师弟心中还有疑问?”

    齐宇班道:“也不算是疑问,而是个问题。”

    齐天寿道:“既是问题,那师弟心中应已有答案。”

    “有。”

    “可师弟却想要得到我亲口说出的答案?”

    “是。”

    “这个答案对你很重要?”

    “非常重要!或者说,师兄对这个答案的解释,对我而言,很重要。”

    齐天寿不再说话了,静候齐宇班发问。

    齐宇班顿了顿,问道:“若是老三和我之间,出了一个叛徒,师兄会认为是谁?”

    齐天寿几乎没有半分迟疑,便道:“你。”

    “为何?”对这答案齐宇班虽说有些失望,却也没有太多意外,他原本想听的便是齐天寿会作何解释。

    齐宇班道:“三师弟太痴于丹道。当然,你也是。但,他的痴,是种沉醉。而你的痴,却是种痴狂。”

    “沉醉?痴狂?”齐宇班喃喃重复着,似已捕捉到其中的区别,可转瞬后,仍是一片迷茫。

    齐天寿问道:“师弟是为何炼丹的呢?”

    “为何炼丹?”

    仅是听到这四个字,齐宇班便彻底怔住了,是啊,他究竟为何炼丹?

    见齐宇班未答,齐天寿接着道:“丹药可凝聚天地精气,于我等修道之人而言,一来算是我等求仙问道的工具,不可或缺的工具,二来炼丹的过程中亦能锤炼心性……对修道之人来说,修为也好,心性也罢,缺一不可。”

    齐天寿的言外之意,不言而喻,齐宇班已遗失了本心。

    齐宇班自也意识到了齐天寿意有所指,可现在他已无回头路,他对自己的追求并不后悔,问道:“还请师兄明示。”

    齐天寿道:“在这点上,云天观上的大多人基本一致,大多人自然包括你和我。”

    齐宇班道:“师兄是说,老三和我们不同。”

    齐天寿道:“不错,师弟一心想要提高自身修为,便想着炼制出可提高自身修为的丹药,为炼丹而炼丹,故而,是痴狂。而三师弟之所以对炼丹之事乐此不疲,是因为,炼丹于他而言,犹如好酒之于酒仙,酒仙不以酒浇愁,而沉溺于酒中情,酒中道。”

    齐宇班依着齐天寿所言,总结道:“老三沉醉于丹道,能为炼丹而忘乎所以,而我却是带有目的的炼丹,失了本心,便会为达目的,不顾一切,不择手段。”

    齐天寿默然不语。

    齐宇班轻叹道:“唉!看来这个观点在师兄心中也并非一天半日了啊。”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齐宇班语气淡然,有对自己的失望,有对现实的坦然,可他绝无法想见,此话在齐天寿心中掀起的惊涛骇浪。

    齐天寿只觉着齐宇班此言是在拷问自己:“既然师兄你发现我误入迷途不是一天半日了,为何不早些帮我纠错,非得等到今日,待大错已成时,方才令你我追悔莫及?!”

    是啊,自己既已发现五师弟的不对劲,为何还听之任之,不横加干预呢?

    如果自己及时同五师弟沟通的话,那今日这般情景会否会发生呢?

    当然不会!

    可惜,没有如果。

    果然,云天观有今日之果,和自己终究脱不开干系。

    那自己为何不阻止五师弟在歧途上越陷越深呢?

    是自己对此不在意?是对五师弟不信任?还是,对五师弟心怀妒忌?

    究竟是什么时候,自己发现五师弟,开始不顾一切地炼制丹药呢?

    齐宇班瞧见齐天寿惨然一笑,看出了齐天寿的悲伤和自责。

    他是想到了什么?齐宇班心道。

    齐天寿道:“师弟,你可还记得你炼出来的无我丹?”

    齐宇班闻言一愣,随而自嘲一笑,道:“自然记得,那或许是我在云天观上留下的唯一印记了,在那次炼丹比试中略胜两位师兄一筹。”

    齐天寿道:“是了,比试,有比试便会有胜负输赢,而我修道之人,本该看淡胜负的。”

    齐宇班道:“可惜,我没能做到。”

    齐天寿道:“我也没能做到。”

    齐宇班闻言讶然,他本以为齐天寿是为此再说教自己一番,绝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

    齐天寿道:“当年师傅创立此榜,意在通过此榜形成良性竞争,让我等能炼出越来越好的丹药,而我却以比试,惹起了大家的攀比之心。”

    齐宇班道:“不,师兄此言差矣。那几年,师傅仙去不久,师兄刚接过云天观重任,观中一片萧条之景,那次比试,不但让云天观恢复了往日的生机,更为云天观注入了蒸蒸日上的活力,否则云天观也不会有今日盛景,师弟并不认为师兄此举有何不妥。”

    齐天寿摇头失笑道:“有师傅和先辈们留下的财富,云天观中人早晚都能寻到自己的道,而我却是一手将云天观的车轱辘推向了悬崖。”

    齐宇班见齐天寿竟笑得有些癫狂,却生怕有诈,不敢轻易靠近,不由揪心道:“师兄……”

    齐天寿摆了摆手,似乎很快便平复下心绪,道:“那次的比试,我辈唯有三人跻身榜单前十,师弟可还记得?”

    “依次是,我,老三和师兄你。”

    “不错,你可以为你是胜者?”

    “侥幸在比试中胜出,还能比先辈们的成就高,我想是的。”

    “依师弟说来,我和三师弟也能算是胜者?”

    “自然如此。”

    “不,我们三人中真正的胜者,唯有三师弟一人。”

    “师兄是想说,只有老三在那次比试中,是没有争斗之心的,他才算得上真正的胜利?”

    “可以这么说。师弟你可记得你当时是靠什么胜出的?”

    “无我丹和空明散药性近乎一致,可散算是半成品,丹才是炼丹追求的极致,而我所用的时日也要短些。”谈及昔年之事,齐宇班言语间难免透出些许自豪之感。

    “那师弟应该记得,你为达成这极致和在更短时间内完成这无我丹,做了什么?”齐天寿问到。

    人总善于欺骗自己,对于不光彩的事,对于痛苦的事,对于许许多多不想让他人知道的事,他们总会选择性的忘记,他们相信时间能将痕迹抹去,到那时,这些事便“确确实实”未曾在他们身上发生过。

    齐宇班亦是如此,他已说不出话。

    为了炼成无我丹,他做了什么,他当然知道,只是他选择性地忘了。

    当年的比试是各自闭关完成的,其间使用任何手段,天知地知他知,却绝不会有第二个人知晓。

    故而,对于在炼丹过程中所做的手脚,齐宇班便将之抛至九霄云外。

    以致于,时过经年,他近乎将之遗忘了。

    可惜,一切终究是自欺欺人。

    莫非师兄当年便已看穿了他的把戏?

    最终,齐天寿给出了答案。

    “是三师弟看出了无我丹中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