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荡剑诛魔传在线阅读 - 第二七二章 罗网之中

第二七二章 罗网之中

    风吹过,苍梧山外,红叶漫天。

    苍梧山中,却是少了几分秋色,不过是拨云撩雾,让众人的视线宽些,看得更为明了。

    如此倒也足矣,因为这些外来人,本不是为观赏秋景而来。

    苍梧山中,九险虽险,却险不过人心。

    人心之险,有时微不可察,有时却显而易见。

    姜逸尘算计着风流子三人,因为他要杀他们。

    风流子三人同样算计着姜逸尘,因为他们也要杀他。

    姜逸尘能考虑到的各种情况,依着风流子和沈卞的经验,自然能考虑得分毫不差。

    风流子和沈卞所能想到的,姜逸尘却不一定能想得面面俱到。

    酒越陈越香,姜越来越辣。

    这便是经验,这便是阅历,这是岁月积淀而成的,绝非朝夕间可然弥补得来。

    姜逸尘的优势仅在于他的年轻,有干劲,和有汐微语这半个活地图,能轻松走出这幻境。

    可风流子三人的劣势,也仅在于差强人意的状态和暂时无法脱离幻境。

    风流子三人状态虽差,却握有时间优势,只要他们心态潇洒些,大可不紧不慢地慢慢寻出脱困之法,而后大摇大摆地离开这是非之地。

    而姜逸尘则不同,不管出于何因,只要他站上了汐微语或者是云天观的船,那他便无法置身事外,眼睁睁地看着船身即当倾覆。

    再者,若姜逸尘真有心解救云天观于水火间,那除了要破去眼下的险境,更需拔除未来可能出现的隐患。

    这隐患便是风流子三人的嘴,只要这三张嘴一日还能开口说话,那这天下间早晚都将知晓云天观有度厄丹的存在,有能够改天逆命的灵丹妙药,而魃山夜羽族更有五花八门的绝世宝藏。

    这些消息哪怕是一分为真,九分为假,都能引来无数人,将苍梧山挤满,填平。

    综上而言,风流子、沈卞认定姜逸尘和汐微语必然会来找他们麻烦,因而便选择了以逸待劳,等着两个年轻人来自投罗网。

    只是一个简单的伎俩,利用姜逸尘对合欢诀的不了解,便卖了个破绽,让姜逸尘急不可耐地飞剑而出。

    至于现在,在剑剑落空后,他已一步步跨入深渊。

    细如柳叶的琴剑停下了。

    在这之前,这柄剑是那般果敢无畏,在疾风中仍勇往直前,不屈不挠。

    可现在,这柄剑却好似在秋风中被弯折了般,再无半分杀气。

    一个剑客若是连手中的剑失了杀气,那他能可还能杀人?

    一个杀手若是心中有了犹豫,是否已意味着失败?

    风流子笑了,笑得是那般明媚,代替了晨曦。

    姜逸尘自然知道风流子为何要笑,若一只黄雀飞到了一丈见方的空间中,北面有一张捕鸟网,东南面有一张捕鸟网,西南面又有一张捕鸟网,捕鸟的人该不该笑呢?

    对于有些人而言,他们很享受猎物在罗网中挣扎,带来的快感。

    那笑是有恃无恐的笑。

    因为他们相信,不论黄雀的嘴再尖再利也绝无可能咬破鸟网,只要黄雀进了这诱捕的空间中,它便插翅难逃。

    此时风流子正在姜逸尘的北面,沈卞是从姜逸尘的西南侧出现的,可长鞭缠绕住的九霄环佩却被掷向了姜逸尘的东南侧,而蝶凤也轻飘飘地落到了东南侧,接住了九霄环佩。

    姜逸尘无疑便是那只黄雀,已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风流子出言夸赞道:“你的剑又快又凌厉。”

    姜逸尘却道:“那一定是前辈看错了。”

    风流子对这回答略微有些诧异,说道:“我虽不用剑,可碰到过的剑客想来比你杀过的人还多,绝不会看走眼。”

    风流子的回答反倒也令姜逸尘诧异,不过他却不打算接过这话头往后说,只是回答着风流子前一句话的内容,“晚辈的剑若是足够快又足够凌厉,那蝶凤姑娘此时已经该倒下了。”

    风流子笑道:“非也非也,一个人的剑能做到既快又凌厉,和他能否杀人的关系并不大。”

    姜逸尘道:“确实不大,也许只是花花架子,中看不中用。”

    风流子道:“你已做得足够好,既有杀人的勇气,也有杀人的决心。”

    姜逸尘道:“没有勇气和决心,不单杀不了人,很多事都做不成。”

    风流子道:“可你却有一样没做好。”

    姜逸尘道:“哪样?”

    风流子道:“你挑错了目标。”

    姜逸尘道:“依前辈的意思,在下是不该将蝶凤姑娘当作下手目标了。”

    风流子道:“当然,女人是用来疼,用来爱的,可不是用来打,用来杀的。”

    姜逸尘低头不语,似在沉吟。

    风流子又道:“用剑的人自会尤为熟识自己用剑出招的套路,更经常以身试剑。蝶凤的剑法虽不及你,可她的剑法却胜在奇,胜在险,形若游蛇,盘身而绕,一旦被蛇缠上,总免不了担忧被蛇亲上一嘴,若这是一条毒蛇,那一处创口便足矣致命,蝶凤的剑正是一条毒蛇,而要想驾驭一条毒蛇,便要把自己变得比毒蛇更灵动,方才不会被毒蛇所伤。”

    姜逸尘抱拳道:“前辈之高见,晚辈今后定当奉若至理。”

    风流子笑道:“你真明白了?”

    姜逸尘道:“前辈的意思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将剑冲着女人去,当怜香惜玉,方才不违天道,晚辈对着一个女人举剑,再开始时便错了,既是错了,那便当无法成功。”

    风流子道:“不错。”

    姜逸尘继续道:“蝶凤姑娘的剑法好比毒蛇,蝶凤姑娘既能驾驭如此险恶的剑法,也定当有足够灵动的身法来躲开晚辈那又快又凌厉的剑,晚辈的剑法在蝶凤姑娘面前好比小巫见大巫,终究是无法得手的。”

    风流子道:“呵呵,孺子可教,若你现在没有出现在这儿,假以时日,定当名动江湖,于时,你也再无需这般遮遮掩掩,可惜可惜。”

    风流子竟摇头叹息起来。

    姜逸尘虽已听出了风流子话中之意,可嘴上却故作不知,道:“前辈此话,晚辈听不明白。”

    风流子道:“有些话说开了便少了些趣味,我说过,我绝不会看走眼,风某生平遇上的,算得上名号的剑客,少说也有百人,而死在你剑下的,算得上名号的江湖人,虽不足百人,却也离百人不会太远。这样的成就于如此年轻的你而言,已着实不凡,可惜你千不该万不该,来到这苍梧山,更不该对我们动杀念。”

    姜逸尘沉默不语,他从风流子的言语中,品出了试探和猜测的意味,而风流子接下来的话,确是在印证着他的感觉。

    风流子玉箫在手中轻敲,款款说道:“从迷雾谷到晋州城,从晋州城到汉阳村,从汉阳村再到苍梧山,中间有段时间没有你的任何风声,也让我没法判断出你杀人的目的究竟是路见不平,还是为报血海深仇,抑或是替天行道。不过,从你的阴险狡诈,到你的果敢坚决,再到你那似由剑仙所授的剑法,你实在不该是个在江湖上默默无闻之辈,而近来在江湖上风头真劲的年轻人,实在人数寥寥,我也委实无法联想出第二个与你如此契合的人物来了,是吧,杀手夜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