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荡剑诛魔传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探查酒坊

第十一章 探查酒坊

    正如姜逸尘所见,此时二十余个壮硕的伙计,正在酒坊大院子的中央往大马车上搬运一个个足矣装得下一个大汉的酒缸,正要装货外运。

    而一个半边赤膊半边披着绿衣的男子却单独站在一旁吆喝,时而对着伙计指指点点,想必便是蛇蝎女红玥的心腹,毒君子余涛。

    老板心腹在,伙计在,唯独不见那银发的蛇蝎女在何处。可是在房中歇息?也尚不知那三间房中可还有人。若兰那所得的信息便是酒坊日常只有十余个伙计,现在看来确实多了不少。他们到底有啥把戏还是得下去看看。

    远处观察不出什么线索,料想那些人都在忙碌应不会注意到房子后边的情况,姜逸尘又观察了一会酒坊里各人的动向,确定没有被发现的危险后,戴上了若兰给的灰色面罩,便往那三间房子靠近。

    依次绕着墙壁借着木窗往屋里张望,确认所有的人手都在院子外后,姜逸尘才锁定了要进入的目标——酒窖。

    依若兰和沈馨玲的分析,红玥要有任何动作,只能从酒上下功夫,下毒的可能性不大,至于用什么其他手法,只能从酒窖中探知一二了。

    酒窖的门并没有关,姜逸尘抓住并没有任何人往酒窖处看望的瞬间,闪身进入酒窖。

    酒窖里部的地面比室外低了许多,显得较为晦暗,酒窖中堆叠满了密密麻麻的酒缸、酒坛。

    姜逸尘不懂酒,也不需要懂,他能看到的就是那些个头较小的酒坛都被一股脑塞到了酒窖的里部,而外部摆放的都是足矣装得下外面那些大块头的大酒缸。

    酒缸里装人?这是姜逸尘脑海中瞬间闪过的念头,但随即自己又否定了这种做法,要送进菊园里的酒难道不会一一开盖验视过去?

    除了酒窖里酒缸、酒坛的分布外,姜逸尘还能看见的便是酒窖门边,堆叠了两叠足人高的黑色陶制大碗。

    大碗?是的,姜逸尘也不能确定这为何物,确实和他所见过的喝酒大碗长得一样,只是这碗长得确实有点大,碗口大约莫能放得下他五六个脸吧。

    姜逸尘踮起了脚尖,趴在叠在最上方大碗的碗沿上,往碗里再三细探,在大碗要把他半个身子吃掉之前,终于确定这确实只是个碗!

    唯一不算发现的发现,就是堆叠在最上方的碗,碗底破了个洞,足有两只手指头那么大的洞。姜逸尘现在脑海里能想象得到的是,那些个壮汉伙计是人人捧着这些大碗在喝酒?喝个酒用这么大的碗,可会累人?第一个碗还有破洞,酒会漏出来吧?

    姜逸尘不知道的是,若是他将上方的碗拿起,便会发现下面碗的碗底也刚好破了个两手指头大小的洞,这两叠碗每个碗的碗底都有个洞,喝酒都会漏吧?

    脚步声的靠近打断了姜逸尘的想象,赶忙闪身躲与堆叠起来的大酒缸之后。

    (进来的是两个伙计)

    “今天还有四车啊。”

    “是啊!还要十六坛呢,真是累死人了!”

    “欸,算了,就这几天忙点而已,老板不还多招了那么多人嘛。就搬这边这两排吧,我们先搬两坛出去,然后歇会再来吧。”

    “好吧好吧,真是累死老子了。”

    语毕,两人真就一人一个大酒缸扛着就出去了,看得姜逸尘目瞪口呆,这力气啊!姜逸尘敢打赌,这一大缸酒可能比两个他还要重。壮丁就是壮丁呀!不得不佩服。

    见此情况,外面的酒应已搬差不多了,两人才会进来搬酒窖里的,此地不宜久留,待会若都进来搬的话,他脱不了身了。

    贴身于门边,探头往外确定没人再往这靠近后,姜逸尘闪身到门外,便欲迅速离去。

    本以为能就此溜掉,谁知一破空声从背后传来。姜逸尘只来得及缩身滚地,就听得咣当一声,举目一看,只见一个脑袋大的流星锤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刚才所处的酒窖墙上。

    “呔!小贼!”余涛也是看外面的酒搬得差不多了,准备去酒窖里数数酒,谁想就看到一个影子闪将出来,他反应也是极快,偷偷摸摸是敌非友!二话不说直接将绑在腰间的流星锤先甩出去一个,砸死便算了,不中也能拖住对方节奏。

    果不其然,姜逸尘躲开第一个流星锤后就迎来了举着另一个流星锤砸来的余涛。

    情报信息上,余涛和红玥是用毒高手,早年间武功平平,却也靠着各种阴毒手段在江湖上杀人掠货。七八年前,金盆洗手开始做酿酒生意,五年前来到江宁郡千竹林这驻点做起酒坊来,生意倒也是做得有声有色,便也少有与人动手了,不过即使动手应该也是不动声色的施毒,让人不知不觉得死去吧?

    有人说余涛和红玥是夫妻,也有的说余涛是红玥的心腹,但知情人却知,红玥只是习惯了和余涛的配合,对其而言余涛也不过是满足她特殊癖好的性宠罢了。

    过了七八年,余涛的武功却也并无长进,至少在姜逸尘看来是这样的。被急攻了几下后,姜逸尘便扛住压力,逆转了局面,三下五除二就缴掉了余涛的另一个流星锤。

    余涛的伙计倒是比沙庆的伙计机灵许多,看到头头落了下风,马上就来帮忙。嗖嗖嗖!连着四五个酒坛子飞将过来,姜逸尘也只得放弃攻势,举剑挡掉酒坛子,伙计见小酒坛子不好使,便举大的酒缸砸过来。

    酒坛、酒缸只能阻止姜逸尘的进攻,但对他的威胁并不大。两个大酒缸在他身边炸开,让他惊疑了下,竟然是空的!目光扫过在大院中的大酒缸,有的底座已深陷土中,应是满酒,有的并没有下陷半分,看来确实是空的。

    目光又回到余涛身上,却见他一边冲伙计怒吼“别砸大的!”,一边正要掏出腰间兜上的小袋。

    吃过沙庆的亏后,姜逸尘意识到这余涛多半也要撒毒粉了,赶忙聚气,扫了一剑剑气将那兜带削破。

    果然一堆毒粉洒落出来。

    “可恶!”毒君子憋屈,武斗不是他的强项,想撒毒没想到这么快被破掉了,施毒高手直接跟人家斗武真是没有半点胜算。

    一声娇喝,让毒君子笑逐颜开,老板来了!

    顺着娇喝声望去,在阳光下折射着刺眼光芒的十数枚银针已朝姜逸尘飞来。

    红玥回来了!

    姜逸尘直接朝来时的方向一记流星式使出,躲过毒针的同时飞串出去数丈距离,脚下半点犹豫,没有半丝停留,轻功点地,撒腿就跑。

    “别追了!去看看酒窖!”红玥见到姜逸尘的轻功身法后,已知难以追上,急急步入酒坊大院中,朝余涛甩了个阴狠的眼色后,带着几个伙计朝酒窖走去。

    带着紧张的心情,朝着一个方向飞奔了近半炷香的时间,一再回头确定没有追兵后,姜逸尘总算放缓了脚步,大口大口的喘气。

    一边暗自念叨着没有什么发现,反而还打草惊蛇,该怎么回去和沈大姐还有若兰姐交代,一边步履蹒跚的继续往前走。

    也不知走了多久,走了多远,姜逸尘已走出了竹林,走到了一条山道上。

    姜逸尘一愣神,赶忙摊开地图来看,只知道自己大概在江宁郡的东南角,但已分不清自己在何处了,只能继续朝着一个方向走,希望能走到地图上有标示出来的地点了。

    疲惫不堪又口干舌燥,姜逸尘几乎快要瘫倒在路边之时总算看到了希望。

    一个大活人,一个锦衣公子打扮的人侧卧于前方树荫之下,扇着扇子。

    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在他身前摊摆着好几瓶酒水。

    姜逸尘真是见水眼开,摘下面罩,疾步走向那锦衣公子,掏出一两银子,很客气的说道:“公子,跟您讨点水喝。”

    锦衣公子似是听到有人开口,才徐徐睁眼,没有搭话,只是将展开的扇子一收,然后指向一竹筒。

    姜逸尘立马就反应过来,放下银子,告了声多谢,便拿起竹筒,牛饮起来。

    咕隆咕隆,一竹筒水瞬间下肚。

    入口甘醇清甜,姜逸尘发誓,这绝对是他这辈子喝到的最甘爽的泉水了!有种翠竹林中曲水流觞的惬意和快感!

    锦衣公子见此,眉头很用力的一挑。

    这一挑正好没逃过姜逸尘的眼睛,忽而发觉似乎不太对劲,这人,这酒,都不对!

    然而姜逸尘的眼睛同锦衣公子徐徐睁开般,徐徐闭上,容不得他半点抗争。